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

饮水断食试验总结(下)

楼主:聪明人的个人发展 时间:2018-05-15 03:34:02

我在断食期间觉得个人情绪更加敏感(常见体验),某些日子里还有情感上的排毒表现(即:随机出现情感变化),尤其是有压力和焦虑感受。这些感受在头一周过后便已消除,我也重新开始感觉更积极乐观。


在断食最后一周,我的一些皮肤开始看起来有点不好。但吃过一些食物后,皮肤问题似乎已完全清除。我并未像有些断食者那样遇到粉刺问题。


某些人说断食是种灵性体验。但我没法说自己在断食期间有任何特别的灵性连接感受。这个试验很大程度上是种身体经历,以及耐性挑战。倘若我是和其他人在静修中心一起断食,个人体验也许会有所不同。这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初始意念是为了获得身体和思维上的好处。我想说这次试验真的只与身体相关。


在某种意义上,这次断食试验对身体来说挺难,但我认为最大挑战来自心理层面。我省去了51顿饭,在试验头一周左右,我确实会在平常吃饭的那些时段,感受到每顿饭的缺失。到第二周结束前,那种感受逐渐开始消散,我也习惯了不吃饭的状态。


到了试验第17天时,我感觉自己没有太大困难就能继续断食。再坚持一两周似乎也没什么负担,尤其是因为我在最后一周有了维持高效表现的思维能量。但最初让我坚持下来的,就是一次熬过一天,甚至是一次熬过一小时的思维心态。我真的很高兴试验在一路进行下去后变得容易起来。


在断食最后三天,我胃部出现一些痉挛症状。但情况并不太糟,每天只会出现几个小时。自己开始吃饭后,痉挛症状便消失不见。


假如能有更多可行时间,我本想让试验超过17天,但9月11日是我终止断食的最后期限,因为本周我马上要进行一次旅行。我想让试验继续下去的原因,是由于我能看出停止断食时,身体并未彻底完成排毒。我的舌苔上仍有白衣,自己口气也很难闻,而且真实的饥饿感还未重新出现。所以对于没能给身体完成排毒进程需要的足够时间,我稍微感到有点失望,但我以后永远都能再去尝试更长时间的断食。



体重减轻


试验开始时我的体重是183.8磅(约为83.14公斤),在终止试验的当天早上,我的称重结果是165.2磅(约为74.93公斤),所以自己总共减掉了18.6磅(约为8.45公斤)。


以下就是我每天的减重进程:


  • 第0天 — 183.8磅

  • 第1天 — 180.8磅(-3.0)

  • 第2天 — 179.6磅(-1.2)

  • 第3天 — 178.4磅(-1.2)

  • 第4天 — 176.0磅(-2.4)

  • 第5天 — 175.0磅(-1.0)

  • 第6天 — 173.4磅(-1.6)

  • 第7天 — 172.4磅(-1.0)

  • 第8天 — 172.2磅(-0.2)

  • 第9天 — 170.6磅(-1.6)

  • 第11天 — 169.4磅(-1.2)

  • 第12天 — 168.2磅(-1.2)

  • 第13天 — 167.8磅(-0.4)

  • 第14天 — 167.2磅(-0.6)

  • 第15天 — 166.2磅(-1.0)

  • 第16天 — 165.4磅(-0.8)

  • 第17天 — 165.2磅(-0.2)


自己平均每天减掉的体重是1.1磅。


在终止断食当天,我的体重反弹到167.6(+2.4)磅。这种结果在意料之中,因为消化系统现在有了些食物,整个身体也重新增加了些水分。


我的臂围(上臂中部)减少了0.875英寸(一英寸=0.0254米),腿围(大腿中部)减少了1英寸,胸围减少了0.875英寸,腰围减少了2.375英寸,臀围减少了1.125英寸。


目前我处于1990年代以来的最低体重状态,甚至比我在2008年完成30天只喝蔬果汁试验后的体重还低。


除了自律挑战和需要腾出所需时间的考虑,我认为断食无法成为较流行减重做法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它很难进行商业化操作,所以大家不会受到关于断食的各种营销信息的狂轰乱炸。在销售饮食书籍、减肥课程、健身房会员卡、个人培训、营养咨询、锻炼器械等事情上,商家有着可观利润。所以那些减重方式也是营销资金流入的方向。


你可以支付成千上万美元,和一位专业人士经历一次断食静修体验。若你存在严重医疗问题,需要每日看护,这也许是个恰当做法。即便如此,有些水平一般的静修组织者,会在不该逼迫时强迫你断食,导致更加糟糕的结果。你可以从网上找到各种有关这方面的可怕视频。不过若你身体健康,像我一样只靠自己进行断食,断食做法其实能帮你省钱。因为你不必购买食物,或使用与食物相关的任何器具,比如洗碗机或烤箱。但断食的不利一面是,你可能没那么高效多产。



终止断食


从30天只喝蔬果汁的试验经历中,我知道在转变回原来的饮食方式时,逐渐进行非常重要。对于饮水断食试验,身体需要时间增加消化液和消化酶的产出。在断食期间,这些物质含量都已降到最低点。太快回归难以消化的食物应该是个坏主意。


我研究过如何终止饮水断食进程,所以能够小心处理,不会让身体有太多压力。我决定从食用新鲜水果,并小量进食开始做起。


昨天我吃了下面五顿饭,从下午1点开始,每隔两小时吃完了它们:


  • 哈密瓜片

  • 草莓

  • 莴苣和牛油果沙拉(加有一汤匙橄榄油,一个柠檬的果汁,还有一点喜马拉雅山岩盐)

  • 味噌汤和海苔片,还有来自自家花园的绿葱花

  • 清蒸西蓝花并加小量鹰嘴豆泥


这种做法比某些断食者推荐的做法稍微更激进一点。有些人说在进展到固体食物前,最好慢慢从稀薄的水果或蔬菜汁开始吃起。吃过水果后,我感觉身体能处理更多食物。由于两天后便要动身前往伦敦,我也没有多余时间过于缓慢地终止断食。自己不想在旅行时仍身处转变模式。尤其因为我是转变到全天然的纯素饮食,而非毒素超多的动物食品,自己觉得更佳做法是再多断食一两天,然后更快一点转变回原先的饮食状态。


在很大程度上,我转变第一天应对得挺不错。自己在吃过草莓后需要小睡一会儿,吃过沙拉后腹部有些胀气。但喝过味噌汤,后来又吃了西兰花后,我感觉棒极了。这些食物看起来消化得不错。我也重新开始出现肠部活动(之前两周都没有任何活动),第一次出现在半夜,今早又出现了两次。因此自身消化功能似乎没多大困难便恢复到正常状态。


我听说经历断食之后,食物品尝起来极其美味,因为味蕾那时会变得更加敏感。在完成30天只喝蔬果汁的试验后,以及连吃30天以上的纯素生食后再吃烹调食物时,都体验过这种感觉。所以自己很期待那种感官体验。


我吃的哈密瓜尝起来一般。我肯定不会把它描述成美味,所以对此有点失望。但也可能是因为哈密瓜本身就很一般。这种情况也可能是由于我的舌头那时仍有白衣,阻碍了一些味道。但自己那天吃过的其他所有食物,真的都很美味。即便做得十分简单,沙拉依然非常好吃。我很享受每一口味噌汤,绿色葱花的美味也完全绽放。西兰花同样给我带来了绝妙的感官享受。我希望这种强化的敏锐感受能持续一段时间,因为那种感觉真的太妙了,尤其是在这么长时间没有吃饭之后。


由于重新开始进食,我现在更加感激这种体验。甚至花时间准备食物都是种快乐。我喜欢触摸各种食材,感受它的质地,嗅闻它的香味。断食体验也让我慢了下来,能享受吃下的每一口饭菜。


今早甚至在想要吃饭前,我已工作几个小时。我的早餐通常都挺早,但断食过后,自己感觉推迟吃饭不再有什么大不了。我的第一顿早饭是绿蔬果汁(两个香蕉、菠菜、克莱门氏小柑橘,以及一些新鲜菠萝),自己写作这篇文章时就喝着它。


今天剩余时间,我很可能会再吃点水果和沙拉,或许再来一碗味噌汤(太好喝啦!)。如果感觉仍然不错,我可能要为晚餐做些烤土豆和洋葱,看自己身体在饭后有何反应。我希望到明天晚上,自己能吃下一碗乌冬面,配上清蒸的大白菜和“花生-姜-蒜”酱,这就是我在断食期间非常渴望的食物。它简直美味极了!


我所吃食物中包括味噌汤的一个原因,在于它是发酵食物,可以帮助产生有益的肠道细菌,这些细菌在断食期间可能已经消失。而且味噌汤的热量很低(比如一大碗只有50卡),所以并不怎么需要消化处理。


我的体力正逐渐回归正常水平。昨天依然感到有点倦怠,但今天已经觉得精力充沛了许多,尤其是在喝过蔬果汁后。昨天我在站起身时仍有点头晕,但今天似乎没了这种感觉 — 太棒了!能在起身后马上开始走路,不必等上几秒钟,好让头晕感觉消失,那种状态好极了。


我在断食期间没进行任何锻炼,所以很期待终于能进行更多活动。我这段时间大多数时候都呆在家里,所以即将外出旅行三周来得正好(去往伦敦和罗马)。



最后的想法


现在就说断食会有什么长期好处,对我来说还太快,但在今天早上,我的思维敏锐警觉,自我感觉很棒,对重新开始进食也充满感恩,我对生活也感受到额外的幸福和兴奋。


这次试验是个充满挑战的经历,尤其是头一周。但现在我知道该有什么期待,自己能看到未来还会再做这种试验。我想要尝试20-30天的更长断食。今年我没有时间再做这种试验,但自己对未来某年去做持开放态度。我很想让排毒进程自然结束,并体验到真正饥饿感的回归,而这次试验我并未获得这种体验。


经历这次17天的断食试验,也转变了我对短期内不吃食物的视角观念。如今省掉一顿饭,或断食一天如同没事一般。


经历新的成长体验确实妙极了。这个试验对我的挑战,完全处于个人舒适区之外。与三周前相比,我现在对断食的感受已有很大不同。和由外向内看相比,一种体验的内部视角总是很不相同。


现在就说这次试验的长期好处是什么还太早,但基于今天的感受,还有以往的排毒试验经历,我感到十分乐观。或许自己收获的真正灵性好处,就是经历这个转变隧道之后拥有的心得体会。


若你好奇我下次要进行的重大个人成长试验是什么,自己会在未来的博客文章中和你分享。下次试验将是极其不同寻常的30天尝试,女友Rachelle也将和我共同参与。它和性并不相关 — 只是极其古怪。有些人已经知道此事。我在很多月里都对进行这个试验犹豫不决,自己也没听说有任何人做过这种试验。这个试验会在10月份的“清醒创业工作坊”结束后马上开始,我和Rachelle也需要在工作坊结束后就离开拉斯维加斯。它将是我进行过的最奇怪的人生尝试。Rachelle和我真的不知道它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但我俩期待将从中学些能够转变人生视角的东西。我仍不确定这是不是个好主意,也没法预测它的最终结果将会如何,但我和Rachelle现在都已下定试验的决心。:-)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16.09.12



译者注:感谢Steve公开放弃自己博客内容(stevepavlina.com)的版权,本公众号所有译文欢迎转载分享(敬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聪明人的个人发展”,译者“晓飞”)。译文网站:www.stevepavlinachina.com。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