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教父”布莱尔 · 赫尔:用算法预测市场机会

盛立金融软件2018-05-16 04:20:55

作者|Antoine Gara

月来单月跌幅最大月份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最后几分钟里,芝加哥大学毕业的数学家佩特拉•巴克索娃(PetraBakosova)坐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楼16层一间空荡荡的会议室里,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正在运行一种旨在预测市场机会的算法——这是投资者在恰当的时机进出股票市场投资战略的“圣杯”,当然也是人们长期以来大都以为是枉费心机的一个追求。

东部夏令时下午3:35整,巴克索娃会收到一批数据,这些数据会被带入公司的计算公式,这个公式会将季度经济数据、公司债券违约利差以及股票市盈率等20多个变量混在一起进行计算。


每个交易日,这种算法都会得出股票和现金的理想配置比例,并会指导她在全仓做空到以200%的杠杆做多标准普尔500指数(S&P500)之间调整头寸。


巴克索娃是这家新设立的主动管理型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主管,该基金由最近40年来最成功的交易者之一、73岁的布莱尔•赫尔(BlairHull)设立。

他的HullTacticalUSETF经受住了8月的短期市场崩溃,基金自6月末启动以来,其价值仅下跌了1.4%,而标普500指数同期则下跌了7.5%。在8月末的这个下午,这家交易所交易基金持有80%的现金和20%的股票,表明该基金对后市看空。

按赫尔的算法,未来6个月,股票的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82%,这个水平只是标普500指数1954年以来年度总收益11%的零头。这种算法对前一个月股市投资比率的计算结果为50%。

赫尔出生于二战期间,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长大,他的生活经历就是美国梦的写照。19岁的时候,暑期开始在一家罐头厂打工挣学费,之后,在越战期间担任美国陆军教官。


后来,他在中学教数学和物理,最后站到了拉斯维加斯的21点赌桌面前,他在那里完善了自己的算牌术。


赫尔用2.5万美元获得了太平洋证券交易所(PacificStockExchange)的一个席位,后来升格到了芝加哥的一个席位,再后来创编了自己的布莱克-斯科尔斯(Black-Scholes)式公式,这种公式可用于预测期货市场和期权市场走势的概率。


1987年的那个黑色星期一,作为市场底部的最大买家,赫尔成了交易“教父”。在一片恐慌中,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限制经纪人接受小单交易指令,为此,席位拥有者赫尔走进了当时的“主要市场指数”

(MajorMarketIndex)期货交易公开喊价区,自己进行交易。


他碰到了德崇证券(DrexelBurnham

Lambert)一位惊慌失措的交易员,这位交易员卖出了150份期货合约,赫尔称,合约的价格他无法拒绝。“我只是在恰当的时间正好走进了恰当的地点。”他谦虚地说。


在这次大获成功的交易12年后,赫尔创建了一家电子交易机构,1999年,他将这家机构以5.3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高盛公司。随后,被竞业禁止规定束缚住了手脚的赫尔,以民主党人的身份进入了政界,但在2004年伊利诺斯州参议院的初选中败给了奥巴马。

之后,赫尔几乎杳无音信。不过他并没有去钓鱼,也没去打高尔夫球,而是继续从事交易活动。

他创建了一个家庭办公室,在读过里克•安德森(RickAnderson)一本有关市场时机的著作后,聘任了这位价值线公司(ValueLine)的前股市神算手。2005年,他们开始试水市场短线时机策略,该策略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表现良好。到了2012年,赫尔确信,这样的策略也能用于把握市场的长线机会,而且对投资者会有广泛的吸引力。

站在已经闭市的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期货交易喊价区外面的拱顶下——在期货交易员进行白银实物交割时,这个地方往往挤满武装安保人员——赫尔称其交易所交易基金是个让人“安枕无忧”的金融产品,它的表现优于股票指数,同时能让投资者免受市场固有的波动的冲击。

赫尔的交易所交易基金会分析尤金•法玛的前股市神算手。2005年,他们开始试水市场短线时机策略,该策略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表现良好。到了2012年,赫尔确信,这样的策略也能用于把握市场的长线机会,而且对投资者会有广泛的吸引力。

站在已经闭市的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期货交易喊价区外面的拱顶下——在期货交易员进行白银实物交割时,这个地方往往挤满武装安保人员——赫尔称其交易所交易基金是个让人“安枕无忧”的金融产品,它的表现优于股票指数,同时能让投资者免受市场固有的波动的冲击。

赫尔的交易所交易基金会分析尤金•法玛(EugeneFama)的本利比(dividend-to-priceratio)和罗伯特•希勒(RobertShiller)的周期性调整市盈率以及空头净额和违约利差等变量,同时还会考虑到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alticDryIndex)等经济指标。他们的公式每天运算,每20天对公式进行一次复检。

在回溯测试中,这种算法的计算结果是,从2001年6月到2015年5月,未扣除费用的年化回报率为12.1%,夏普比率(SharpeRatio)为0.85(夏普比率测算的是每增加一个风险单位会产生多少投资回报)。


相比之下,采用令人称许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基准,也就是60%的资金投入标普500指数,40%的资金投资3个月国债,产生的年化回报率仅为5.79%,夏普比率也只有0.21。


赫尔认为,他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的这个交易所交易基金应该在退休基金和捐赠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占有10%的资金配置。他说:“这种配置可让你的资产波动性低于标普500指数的波动。”


他接着说,他也在用一个类似的策略管理自己投入的大约4,000万美元的资产。


的确,在8月的股票市场动荡中,赫尔不但安枕无忧,而且还在此期间做了冠状动脉搭桥手术,也就是说,在这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没在办公室。

面对那些固守传统智慧——认为预测市场时机是一种与占卜和占星术类似的艺术——的人,他大胆宣称:“就像在过去30年里人们认为预测市场时机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一样,在未来30年,认为市场时机不可预测同样是不负责任的。”

当他大声宣讲时,手里一直拿着一个红色的心形靠枕,通常,心脏瓣膜手术病人在咳嗽发作时,会把这种靠枕垫在胸部。


那么,费用和交易成本怎么样呢?赫尔这个表现不俗的交易所交易基金——该基金只投资于标普500指数交易所交易基金,截至到目前只有1,200万美元的资产——收取1%的总费用率,远远低于一般战术性共同基金(tacticalmutualfund)的费用比率。考虑到奉行这种令人兴奋的交易策略,所以,这一交易所交易基金最适用于延税账户。


虽然基金的表现可圈可点,不过赫尔并没有得意忘形。“有足够好的表现才会让这个理念流行起来。”他说,“不过我们宁愿刚开始的时候慢慢来,我们可不想昙花一现。”

至于说惯于采用“买入后持有”策略的那些充满好奇的投资者,赫尔邀请他们所有人在其网站上实时观察基金的表现。到发稿时为止,赫尔对后市更加看空了,他的基金90%的资产是现金。

译|艾鲁校|Rona

本文为福布斯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editor@forbeschina.com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