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暴涨,青椒们还能撑得住吗?

114产学研2018-06-09 18:05:46


点击图片查看相关服务

◆ ◆ ◆ 


房价暴涨,青椒们还能撑得住吗?


作者:学妹


学历高

技能多

思维活跃

执行力强

……

科研经费难觅

职称难评

教学评估难测

生活压力大

……


……这个最不友善的话题,我们还是谈到了。



8年前,清华大学所在的海淀区,现房均价8000/平。当时,清华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顾秉林,在谈到民生时,他直截地抛出他的关注点——“青年教师的住房问题”。


 “高校青年教师的收入与房价差距太大,根本买不起房。”

 

“我现在很担忧这个,这样下去会导致青年人才流失。”


8年后,“青椒住房”的情况确实有了变化——北京的“地狱模式”,在全国1、2线城市大规模推广了。

 

2006年,导师在北京4环买了一套78平米的商品房,我犹记得当年他的一句“伤筋动骨,抽血吸髓”。在清华教授被骗1760万的新闻出来后,我和导师说,您老现在是不是轻松了点?导师一声叹息,都被这房子榨干瘪了,卖了住哪?

 

单身久了,总听前辈说:到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儿,该结婚结婚,该生娃生娃,该买房买房,在财富增长的快车上,躺着实现财务自由!

 

什么,你是北京高校的青椒?当我没说!



1

一线城市房价高不可攀,二三线城市房价暴涨


本月19日,据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北上广地区房价仍在攀升,热点二、三线城市全面取代一线城市,成为房价上涨“领头羊”。这就意味着,超过90%的高校,校园周边的住房成本大幅上升。

 

而对于不少高校,校区的面积就那么多,几十年的发展,不仅利用率高,而且区域功能也相对固定。一句话,对于许多学校,校内已经没法安排青年教师的住房了。

 

武汉某高校的一位青椒说:“老牌大学,学校里已经没有安置房了,每月1000租房补贴,住房问题自己解决。”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的夏循祥教授表示,备一门新课,每一个教学时间至少需要6-10倍的课程准备。我们来算算,本科生一堂课90分钟,保守估计,备课时间最少9小时。如果住的离学校远,交通、科研、教学、沟通等都很不方便,何况有些资源根本不能用钱衡量。要知道,奔波劳顿、科研压力、材料程序等等,这些还没计算在内哦。

 

青年教师,依然最无力,最没得选择。

 

2

教学压力山大,但回报甚少


以下是《人民日报》调查得来的“青椒”一日时间表


6:00 起床跑步

6:30 吃早餐、查资料、写论文

7:30 到学院

8:00 上2节课

注:课间找领导签字报销

12:00 吃饭

13:00 写课题报告

14:00 上3节课

注:课间找财务报销发票

21:00 写论文、准备会议材料


这满满的一档时间表,堆满的不是热爱,而是无奈。

 

无独有偶,一位女“青椒”贾茹也深有同感,她说:“学院一些有名的教授,今天给这个企业上上课,明天给那个公司搞个培训,一年下来就够我们挣几年的,很多教学工作都压在我们新人身上。”这种生存状态,能维持多久?尤其是女生,一旦结婚有娃,赡养买房,时间从哪挤?

 

在“青椒”群体中,不少人抱着信仰当上大学老师的。他们无惧繁重的教学任务,精心备课,努力提升教学水平,实时跟进社会热点,给学生上了一堂堂饶有趣味,而又言之有物的好课程。然而谁能想到,出色的教学成绩,在升职考核的比重,往往小的可怜。

 

甚至有过来人表示,现在上1堂课也就20多块钱,只要上课过得去,考试题目出简单一点,课上得好坏并无多大影响。科研才是升职称的大头,才能根本改变待遇现状。

 

“现在给学生上课,真就是个良心活。”


3

生存以上,生活以下

 

北漂、上漂、广漂一族,逢年关就哆嗦,我们非常理解。

 

但一年3个月假的教师,居然会害怕过年。

 

这是真过不起,而绝非没时间。

 

博士毕业,婚恋、收入、居住三大问题,一直笼罩在“青椒”头上。

 

女生的情形更严峻。2015年春节期间,“青椒”小何在忙两个“项目”——躲电话、和爸妈解释为啥不回家过年。

 

一般女生最佳生育年龄是27 - 29岁,一般人一路正常读上来,博士毕业27岁,基本上等于一毕业就要结婚。怀揣着“感情可以培养”的信念,不少人只能走上相亲之路。

 

“回去过年就怕亲戚邻居问这问那,更怕父母催婚。我读完博士就已经30岁了,又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怎么都得耽误个1、2年,现在女博士学历高,交际面也窄,所以也就成了大龄‘剩女’。”

 


好!对象的事不强求,房子又怎样呢?

 

大连的一位“青椒”曲成新表示,工作越早拍板,青椒就越早成为房奴。

 

曲成新博士一毕业,就来到高校工作,生活和年龄,逼着他连回顾的时间都没有。“现在的青年教师,哪一个不是读了20余年的书才到高校的?可是一旦到了高校,除了工作压力外,结婚生子、购房买车等,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曾经有位著名学者说,如今的科研,不是给穷人家的孩子搞的。作为一种谈资,人们多次听闻这种论调,可有多少人知道它的严峻性?

 

曲成新说:“爸妈都是农民,他们拿出了全部积蓄、四处借钱帮我凑齐了购房首付款,现在生活支出加上房贷,每月的花费近8000元。”

 

基本生活负担如此沉重,别说“青椒”了,即便是2、3线高校的教授、博导,单凭工资收入也很难搞定。

 

据“麦可思”数据调查,包括工资、奖金、补贴、经费等等在内,全国高校教师的平均月收入是5478元。

 

好!就算文科出身的曲老师,收入达到了平均值,他仍有近2600元的缺口要填。怎么办呢?兼职、创业,挣钱贴补家用,几乎没得选择。一旦被逼上这条路,参照上文的时间表,青年教师连思考时间都没有,还谈什么搞学术呢?

 

华中某大学的一位学者说:


如今博士找工作,首先不是看学校的名气,而是看哪个学校给的安家费高,哪个学校能够提供住房。

 

“青椒”秦中甚至表示:“你也可以说我势利,但是我都34岁了,还要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实在是没有办法。”与他同期毕业的10位博士,7位都去了三线城市。

 

单身青年尚且如此,何况拖家带口呢?


4


为职称“爬楼梯”:希望 得失 循环往复

 

职称这把刀,屠过牛,也杀过鸡。

 

在中国美学界,若宗白华不是教授,美学界恐怕没有哪一个堪拥“教授”之名。然而,被誉为“大师的导师”的宗白华,终此一生,却只是个副教授。

 

多年以后,情况比宗老时期更严峻,这种严峻,不仅源于现象非常广泛,而且它非常稳定、牢不可破:

高校教职“定员定编”


“一个萝卜一个坑”,只进不出。岗位和职称,名额都是限定的。这样管理起来就很简单了——大家注意啊,我们这儿粥就这么多,吃得上吃,吃不上等,等不了走。一个10人的教研室,如果正高和副高比例是6 : 4 ,一旦4个副高名额已满,无论青年教师多优秀,都难有晋级机会。

 

评职称,最痛苦的是跑材料、求审批。

 

“青椒”小乔老师说:“如果每天只围绕着教学和科研做事,我会很快乐的。但各种评估、各种考核扰乱了我的工作和我的心。”从申请课题到报销课题经费,从写作到联系出版,科研得跟着程序跑,让教师们无法淡定。不少时候,各种评估、考核、完成课题、出书的终点只有一个——评职称。

 

没课题就没经费,

就没收入。

没课题成果就少,

就没职称。


没课题成果就少,就没职称。

 

博士毕业进高校,先从讲师做起,3年后申请副高。但实际上,很多人花了4-6年才评上副高;其中比较出色的,7-9后才能评上教授。然而,更多的人就止步于“副教授”了。

 

怎样才能评上副教授?

 

沈阳某高校的“青椒”徐启明说,按照他们学校的要求,评副高的“标准”非常明确:

1部专著、3篇国内核心,2个省部级及以上项目。


参评条件如此,竞争程度又如何呢?

 

辽宁一所高校的副校长说:“我们这个学校,现在助教、讲师有400多人,学校每年还要招收50多名青年教师,而学校每年获得副教授职称的老师不到20人。”每年成功评上副教授的比例是1:22 ,试想一下,一个人有几年时间,和这样的比例耗下去?

 

高校、研究院,两大出路,几乎没得选择。

 

学术不端,丝毫不值得同情,可又有多少人是被逼的呢?

 

“唯绩效论”逼出来的“多快好省”,学术价值又有多少斤两?青椒们绞尽脑汁改善生存现状,提升职称。长期以往,要不出现学术不端的行为,那才是怪事。

 

有位著名教授甚至表示:“指标细化了,标准严格了 …… 这样的生态,你和“青椒”谈匠人精神,就是把他们往死路上逼。”


今天聊聊的话题:

近两年,房价涨幅已越来越玄乎

青年教师,你还能撑得住吗?



据说学霸们都关注了这个公众号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