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存在即是虚无?

哲学人生 审美生活2018-02-12 16:44:10

康定斯基:《哥萨克人》,

1910-1911年,画布油画,95cm x 130cm。



  “存在”听上去是一个深奥的学术问题,但其实它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生存、生活问题。存在的神圣性,虽然我们每天从书本上阅读到它,然而最终令我们领悟到它的真实、神圣的乃是日常的生活。


  一般认为,存在是个积极、肯定的词汇。这里涉及古代存在论和现代存在论的区分。我们目前所讲的存在论,虽然是由海德格尔等人从回溯古希腊源头开始的,但实际上它并非古希腊的存在论,而是对古希腊存在论进行了根本的改造和超越。


  按照古代的存在论,存在主要是存在者,包括存在者的存在。而虚无则是无法思考并因此被忽略、摈弃的。这种态度贯穿整个古代哲学。列维纳斯讲:西方思想中欠缺对虚无的思考和体验,而东方思想则几乎来源于虚无。


  只不过,中国思想中的虚无是从自然而来的。虽然无中生有、而不是从有到有才是最根本的创造,然而任何一种文化不应当将其根基一直建立于自然之上,不论经历怎样的阵痛撕裂,最终必然要经过对自身的注意和反思,真正的文明应从自我意识和主体从客体中的清醒独立开始。


  按照现代存在论,存在不是存在者,也不是存在者的存在,而只能是存在自身。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用来规定存在。存在是无法被规定、也因此是无法被限制的。一个不能被任何东西规定和限制的事物,只能是虚无。此种意义的虚无,是从虚无最根本上的积极意义上讲的。作为存在根源的这样一种虚无,不就是自由吗?


  存在既是自由的,也是虚无的。自由立足于虚无这一深刻基础。


  只不过,这种自由作为一种最根本的自由,一方面不是那种天真臆想的自由自在、自我放纵,另一方面也不是消极意义上的自我解放,而是自我建立、自我构筑、自我充实、自我创造的最积极的自由。存在本身是空的,亦即虚无的,因此,它需要人、此在在世的不断行动。




萨特:《存在与虚无》


  此在存在于时间之中。而存在性的、实质性的时间既不同于物理的时间,也不同于工具理性意义上的时间,甚至也不是心理的时间。时间是存在的方式。这种时间无可计算、永远保持未知;弥合了过去、现在和将来这种人为的三维划分。存在性的时间其意义永远立足于现在,并寄希望于将来。不是过去,也不是现在,而是那将来而未来的希望最大地影响着存在。


  此在不仅活在现在,并且活在未来。


  此在存在于时间之中,亦即立于死亡之中。这并非仅仅说明,人总是要死的,所以死亡成为能死者最大的规定性;而更加在于:


  1. 此在能够对死亡进行提前思考与筹划。


  2. 此在因此是趋向死亡并因此而提前自我完成的存在。


  3. 此在因此是方生方死的,它一直处在生死交替之中。


  从此在和时间的这些特性来看,存在是绝对自由的,自由就是存在的本性,但是——正如康德道德律令下的实践一样,虽然在道德实践中,意志是绝对自由的,但道德律令又取消了这种绝对自由——正因为存在的无限制、无规定性,也就是在根源上的虚无和自由是同一的,存在因此深昧其不自由。


  存在的自由本性一旦成为人不得不接受的命运,虚无就更强烈地体现出来。人在自由之中,如同在无形的枷锁之中。


  每个人都是自由的,这种自由成为必然的自由,无法回避。正是这样,萨特才说,自由是被注定了的;海德格尔才说,人是被抛入世界的。因此,自由并不能让人放纵,为所欲为,甚至自由给凡人的感觉比不自由还要惨烈。


  一个真正走入存在的“自由”人是不可能轻松的并且毫无痛苦的。相反,自由的人活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正如老子笔下的君子一样:


  “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傫傫兮,若无所归。......众人昭昭,我独昏昏。众人察察,我独闷闷。”(《老子》第二十章)





陈鼓应:《老子今注今译》


  但问题是,为什么只有到了现代而不是古代,存在即虚无才能成为哲学和思想的主题呢?


  古代的存在论关注存在者。当理性逐渐觉醒,它首先关注的是外在的自然,其次是一个异化的外在精神对象,如神和上帝。近代以来,人自身的理性成为主体和关注对象,并获得崇高地位。自此,都还是重视“有”,重视具体的存在者,因为理性也可以说是存在者,甚至在近代哲学当中是最大、最重要的存在者。


  进入现代,当理性自身被理性反思并获悉自身的欠缺与分裂之后,存在才能作为一个整体成为思考的对象。此时虚无才必然伴随存在一起进入思维的领域。


  能够将存在建基于虚无之上,必然是经历主体性精神的极度发达之后,人类的生活与精神都有充分的发展,有高度的自信之后,才能正视存在当中的虚无一面。现代的思想不会再满足于就理性讲理性、就理性去讲超越,而是可以将生命当中的那些虚无纳入到理性思考之中去。从这样一个意义上讲,存在主义讨论虚无就一点都不消极,相反是一种非常强大的精神力量。


  存在主义有一些时代背景,也就是二战。但是二战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并不纯粹只是历史、政治或军事(那些存在者的方面)的偶然,而是主体性精神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它必然以各种方式和力量来影响时代。因此,虚无成为存在主义、成为时代的主题,归根结底还是思想自身的发展规律,正如存在自身凸显为主题那样。


  接受、思考和直面虚无是需要条件的。其中最大的条件除了人类对存在者的不断认识与征服,就是人自身的勇气和信心。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