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炕听瞎话 丨三叔家表婶的仙事

家在黄岛2018-03-30 00:12:03

围炕听瞎话儿








点我查看

征文通知

围炕听瞎话儿征稿


诸位看官,您可听说过瞎话儿?所谓瞎话儿,就是我大黄岛方言对民间传说故事的称呼。在那个没有路灯、没有电视的年代,每到晚上,小孩子们都喜欢围在炕头上,于火焰跳跃不定的煤油灯下,央着祖辈们讲一些皮狐子精、牛郎织女、黄大仙娶亲等等瞎话儿,一时之间,仿佛置身于古怪离奇的幻境里了,听着害怕却是上瘾......征稿邮箱:jiazaihuangdao@163.com

表婶的仙事

文/丁春美

图/牛鸿志

三表叔家的表婶走了,小时候听母亲说起这位黄鹞子(黄鼠狼)附体的表婶,颇有敬畏之意。


表婶嫁到表叔家很费了一番功夫。表婶还是姑娘时就自称黄鹞子附身,找对象挑挑拣拣,说是必须得找个能担得起她仙附体的分量才成。这样挑着拣着,就从十六岁挑到了二十六岁,最后挑中了舅爷爷家,说他们家祖上的八字重,能担起她的仙体。


表叔家有兄弟三人,本来舅爷爷是打算给老大说媳妇,但表婶没看中大表叔,说他太老实,护不住她身上的仙气。舅奶奶说那就老二,表婶说老二身子弱,担不了这个黄鹞仙,舅奶不同意,说老三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是年纪太小,才二十,配不上表婶这位“仙姑”。表婶还没过门,就得罪了婆婆,这样表婶直到三十岁才嫁给三表叔,因为舅奶说不能乱了顺序,必须老大老二先结婚。


表婶过门后不久就是夏天,表婶和一群人坐在村口的大树底下乘凉,这时来了一个卖鲜鱼的,人们都前来围观,一问价格,都觉得贵,所以没人买,人也慢慢散了。


卖鱼的赶紧收拾要走,习惯性地数了数鱼,发觉少了一条,这时有人说,在这儿的人都没走,都两手空空,只有前头那个精光赤条的谁谁家的男娃走了,人们打眼一瞧:一丝不挂的男娃,留给人们一个光屁股的背影,两只小手甩啊甩啊的走着,很恣意的样子。都埋怨卖鱼的数错了,卖鱼的急眼了,打赌说自己一定没数错,数错了就把一筐鱼留下走人。



有好事者马上想到了表婶,让她算算卖鱼的是否少了鱼,表婶起初很为难的样子,后来也半推半就,坐在树底下上起仙来:一会儿,只见表婶的胳膊上鼓起一个小球球,轱辘轱辘地在身体上到处跑,跑着跑着,表婶突然睁开眼:“俺拿鱼家去耍耍,一会儿去拿啊!”表婶的声音变成了那个男娃的声音。


好事者马上打发人到男娃家查看,果然男娃正把鱼放在水盆里玩耍。人们好奇的是:男娃光溜溜的怎么把鱼带回家的,树底下的一堆人竟然谁也没看见!好事者追问表婶,表婶笑而不语。


从此,表婶的三仙姑之名慢慢传开了。


邻里有些失盗之类的事儿,大都找表婶解决,小到针线笸箩,大到鸡狗鹅鸭牛羊畜禽,有时当天就能找到,有时就说不用着急,过几天自己就会出现,有时应验,有时也不那么准确。


有点神秘的是邻村有个中年妇女,经常莫名其妙的身体动弹不了,但有意识,能听,不能说,过一会儿自己就好了。起初不当事,后来发作的越来越频繁,恢复到正常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还经常发生在睡觉醒来时,那人害怕了,怕一觉再也醒不来。


于是就找表婶解决,表婶说需要渡渡神气。


在众目睽睽之下,表婶的小仙球在身体上蹦来跳去,紧挨着她的女人身体好像肌肉痉挛一样。忽然,表婶脸色一变:好了!原来正襟危坐的身体颓然倒向旁边!那个中年妇女以后没有异常,倒是表婶的身体此后好像弱了许多。


让表婶名震一时的是破解老屋之谜。某村(有名有姓的村和人)的一处老屋,因为地处交通十字路口一角,院子大,屋东边还有一片空地,所以人们都感觉这处房子不错,谁知房子的第一个男主人刚五十出头就走了,好像得了不治之症。


第二个男主人也是五十多岁走的,也是得了某种治不了的病。第三个男主人也是同样。接连三个男人倒在这处老屋里,人们不禁要多想,此后老屋就空了很久。



终于又有人看中了这处老屋,买主找到了表婶,让她看看是否有破解之法,表婶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答应了。


此后一些日子,表婶在那老屋附近里里外外徘徊了多次。约好了日子,一起在老屋里碰面。那小仙球在表婶身体里跑来跑去了很久之后,表婶开口了:


“都是俺不好,如果俺给你们通通气,你们就不会走俺的老路。”这是老屋的第一任男主人的声音。


“可不是,你早说俺这条小命就不至于白白搭进去了------”第二任男主人的声音。


“都别说些不管用的,还是说说怎么让后来人不走我们的老路吧”这是第三任男主人的声音。


“扔了吧,别再这住了”


“那不成,地脚好,莫非有不干净的东西?”


“------”


“还是大换血好,深挖换掉土层最彻底!”


三个男人争论了好久,围观的人听着都着急。


说完,表婶一翻白眼晕倒了,这次很久才醒过来。


当人们挖掘老屋土层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不明金属,到底是啥金属,谁也叫不出名,就稀里糊涂地拉走了,然后换上新土,重新翻盖了房屋。往后男房主再也没有出现过异样事件。


此后表婶的身体就大不如从前了,表叔也不让她再染指此类。表婶金盆洗手,直至寿终正寝。

 

表婶其人,还有很多奇怪的事,不敢多写,怕被说宣扬迷信。选了几件中性的事件,与伙伴们分享,讨论一些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


——丁春美



文/丁春美

简介:老家藏马山下。喜欢写写字,画几笔画,读点儿杂书;最喜笛卡尔这句:我思故我在。尽管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相信断舍离,喜精简生活。

图/牛鸿志

简介:教师,家在黄岛。作品曾获第十届全国美展山东展区优秀作品奖。山东省青年画院画师。微信号:HuaLaoShi1226(花关索)。

投稿:jiazaihuangdao@163.com

主编:jing1qiu(静秋)

排版:shitoulpr001(若兰)

校稿:裴珊


长按二维码关注家在黄岛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