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 | 谷雨:雨生百谷 泉烹春茶

广东教育出版社2018-05-15 13:31:47



谷雨,在二十四节气中“行六”,也是春天最后一个节气。




据《淮南子》记载,仓颉造字,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黄帝于春末夏初发布诏令,宣布仓颉造字成功,并号召天下臣民一起学习。由于仓颉造字功德感天,玉皇大帝便赐给人间一场谷子雨,这就是“谷雨”。


天上下谷子,当然只是一个传说。“雨生百谷”或许才是“谷雨”的真正来历。“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谷雨节气的到来意味寒潮天气结束,气温回升,雨水增多。雨水对谷类作物的生长发育贡献良多,因此,谷雨前后是播种移苗、埯瓜点豆的最佳时节。《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三月中,自雨水后,土膏脉动,今又雨其谷于水也……盖谷以此时播种,自上而下也。” 



中国古代将谷雨分为三候:“第一候萍始生;第二候呜鸠拂其羽;第三候为戴胜降于桑。”


浮萍遇水而生;“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鸟梳理羽毛催耕播种;桑树上,戴胜鸟立于枝头。


布谷鸟又名子规、杜鹃。它以凄婉、哀伤的形象在诗词中刷出了独特的存在感。北宋秦观的《踏莎行》读之缠绵悱恻: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词人在馆舍中感受春天寒冷,杜鹃的悲啼声更为寒冷抹上孤独。



“杜鹃啼血”是诗词中常见的典故。宋人贺铸《忆秦娥》:“三更月,中庭恰照梨花雪;梨花雪,不胜凄断,杜鹃啼血。”为何杜鹃的形象如此悲伤?这与一个神话有关。蜀王杜宇(即望帝)因被迫让位给他的臣子,自己隐居山林,死后的灵魂化为杜鹃。杜鹃在春夏之际彻夜啼鸣,口腔上皮和舌头呈红色,这为“杜鹃啼血”、“啼血深怨”的传说增添了一份现实感。“谷雨”生于暮春,人们对春天的留恋更“催肥”了这份现实感。


“走谷雨”的风俗依然延续了春日“踏青”的传统。“谷雨”这一天,妇女走村串亲,或者到野外走走,寓意与自然相融合,强身健体。



在南方,这一天要“喝谷雨茶”,喝茶能清火、辟邪、明目,故而南方亦有“谷雨摘茶”的习俗。在北方,“谷雨”则要食香椿,香椿有清热解毒、健胃理气、润肤明目的功能。南方喝茶,北方食疗,一茶一饭,尽是家常,却有殊途同归之效、异曲同工之妙。


“诗写梅花月,茶煎谷雨春。”明代许次纾在《茶疏》中颇为推崇“谷雨茶”:“清明太早,立夏太迟,谷雨前后,其时适中。”“谷雨茶”即“雨前茶”,是谷雨时节采制的春茶,又叫“二春茶”。《神农本草》亦道“谷雨茶”“久服安心益气……轻身不老”。这是因为茶树经半年冬季的休养生息,在温度适中、雨量充沛的春天里长出肥硕、翠绿的叶芽;又经过一个春天的生长,叶质变得柔软,并且富含多种维生素和氨基酸。因此,“谷雨茶”滋味鲜活,香气怡人。



晚唐诗僧齐己在《谢中上人寄茶》是这样炮制“谷雨茶”的: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

绿嫩难盈笼,清和易晚天。

且招邻院客,试煮落花泉。

地远劳相寄,无来又隔年。


诗人在氤氲仙气中并手摘茶,袍袖生风;归,用落花泉水烹煎。清泠出尘,半盏烟霞;并无剑气,但见箫心——这样的风神,全在这一碗茶汤之中。


读了这首诗,你是否也渴望穿越千年,成为齐己的邻院客,盘腿坐在这位面容癯清的诗僧对面,与他喝上一杯“谷雨茶”?




童童,童书妈妈、资深记者、文学博士、阅读推广人


排版、校对 | 琪琪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