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论道 | 求佛

千字文书法2018-03-11 08:08:26

文 | 百川


现在,“不少官员热衷于烧香拜佛和算命看相,祈求升官发财。”这里举几个例子。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认识了一位“佛法无边”的大师王林。这位大师对他说,要在他的办公室里,放一块靠山石,这样就能厚禄永存,保证一辈子官运不倒。


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在海南任职时被人举报,有丢官入狱之险。他急跑到王林那里,求佛普渡。王林果然不负其望,让他安然无恙。于是,朱明国不胜感激,把王林当成神佛。


实际上,王林装神弄鬼在地下室,连续“作法”两天两夜,蒙骗众人。他暗渡陈仓,利用其在官场的关系网,帮助朱明国过关。“朱明国顺利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在机场见到等候的王林时,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



原湖南省政协副主席阳宝华,也是热衷求佛的人。阳宝华在当市委书记的时候,一位大师对他说,市委大院门口正对的一幢大楼,像一块墓碑。“你的官运怕是要受影响”。阳宝华居然信以为真,将市委大院的门口,荒唐地重新改了方向。


原山东省泰安市市委书记胡建学,也是求佛积极分子。曾请一个大师,算算自己能够官至何职,大师表示,他能够官至副总理,可惜只差一座桥。胡建学于是下令,将国道改道,让它穿越一座水库,理所当然地架起一座桥。胡建学锒铛入狱后,此举被传为大笑话。


这些人根本不是在求佛,而是在亵渎佛的神圣与尊严。普渡众生是佛,救苦救难是佛,弘扬正义是佛,保佑平安是佛。佛法无边,是一种源自内心,放任四海的神奇力量,是善念为根,慈悲为怀。而那些贪官污吏的求佛,则是封建迷信的糟粕,是心怀鬼胎之辈的拙劣表演。


政客求佛,古以有之。而且最后,多是以跳梁小丑的形象,留成历史的笑柄。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的名篇《论佛骨表》,写得一针见血,非常之好。



“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后汉时流入中国,上古未尝有也。” 韩愈认为,佛教,是外国人的一种法术罢了。从后汉时传入中国,上古时从来没有。此语石破天惊,敢说出佛教并不是中国原创,而是从国外引进来的。这在连皇帝都信奉佛教的唐朝,得有多大的勇气。


为了证明这个观点,韩愈举出了有力的例证:“昔者黄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岁;帝尧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岁;帝舜及禹,年皆百岁。此时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寿考,然而中国未有佛也。”


五千年前的上古时代,黄帝在位一百年,活了一百一十岁;尧帝在位九十八年,享年一百一十八岁;虞舜和大禹,也都活了一百岁。那个时候天下太平,百姓安乐长寿,然而中国并没有佛教。


“汉明帝时,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后乱亡相继,运祚不长。” 汉明帝的时候,中国开始有了佛教。可是,汉明帝在位才仅仅十八年。明帝以后国家战乱,皇帝一个接着一个夭折,国运并不久长。



“事佛求福,乃更得祸。由此观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 从那之后,魏晋南北朝以来,信奉佛教越来越恭谨虔诚,立国的时间和皇帝的寿命,却相反地越来越短暂。事必敬佛,祈求降福,反而更加得到祸报。由此看来,佛不足以信奉,是十分明白的道理。


“高祖始受隋禅,则议除之。当时群臣材识不远,不能深知先王之道,以救斯弊,其事遂止,臣常恨焉。”唐高祖皇帝李渊,在刚刚接受隋朝天下时,就打算废除佛教。当时的群臣,不能深刻领会先皇的旨意,以纠正信奉佛法这种社会弊病,废除佛教这件事,于是就停止没有实行。我对此常常感到遗憾。


“夫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孔子曰:‘敬鬼神而远之。’” 佛本来是不开化的外国人,和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样式不同,嘴里不讲先王留下的合乎礼法的道理,身上不穿先王规定的合乎礼法的衣服,不懂得君臣仁义、父子之情。所以孔子说:“恭敬地尊重鬼神,但是,却要离他们远远的。”



现今社会,求佛之风盛行。各种佛事现象,千奇百怪,匪夷群聚。其中,真正懂得佛法无边的,又能有几个人呢?至于有些政客的求佛,就更加居心叵测了。韩愈的《论佛骨表》,真的应该好好地读一下。



商务合作联系方式

电话:15102421820

邮箱:[email protected]


-END-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