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约瑟难题之我见:为什么科学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

中西汇通2018-05-15 14:58:11


      李约瑟这个名字对中国人而言并不陌生,他的历时半个世纪才写出的跨越四千年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共七卷,34册)堪称是20世纪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同时也是西方研究中国问题的最高成就。然而他的名气除了由于这部巨著之外,还始终与他提出的一个"世纪难题"密不可分。遗憾的是,终其一生,李约瑟都未能找到准确答案。这个难题如果用现在的语言来阐述的话便是:为什么中国科技一度停滞了?中国的创造力为何突然消失了?中外一大批科学家,尤其是文化历史学家都曾对这个难题提出过自己的研究和见很多中国人,甚至可以说,凡是关心中国的前途和未来的中国人,都对这个问题抱有或多或少的兴趣。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多,其中主要的答案有:中央帝国无能的封建官僚等级制度;商业阶级没有获得有利的环境去激励竞争和自我改善;中国是个庞大的统一国家,而欧洲存在许多互相之间技术创新竞争激烈的小国;机械化的学习和国家控制的大公司等等。在这里,我要给大家一篇耳目一新的答案。


      第一个原因就是文化上的惯性。一个文化体系要突破自身几乎是不可能的,西方科学之所以后来居上,是因为东西方文化的第一次结合,当时东学西渐为西方科学的突破奠定了基础。这不仅仅是在技术上,如四大发明的引入,而且是在思想上,借鉴了道家思想树立了“自然规律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引入东方科学,西方科学的突破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思维模式的不同。认识自然有两种手段,一种是哲学的思辨,一种是科学的观察,哲学可以为科学提出原理,指明科学发展的方向,科学则可以验证这些原理并为新原理的提出提供新的依据,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可在实际的自然科学发展过程中,东方人倾向于哲学的思辨,而西方人则倾向于科学的观察,两者一直是分道扬镳的。西方科学的成就就建立在科学的观察之上,而东方科学则始终困于哲学的思辨当中。


       第三个原因是科学体系的不同。东西方科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科学体系,原因就在于前提假设的不同,西方科学的前提假设是原子说,它假定了空间的空无一物和少数几种死寂不变的基本粒子的存在,按照这个假设,自然规律就存在于少数几个基本粒子的个性之上,只要挖掘出这几个基本粒子,自然规律就找到了,实证还原分析方法就是这种假设的一种具体应用。东方科学的前提假设是气一元论,它假定了空间中连续着不对称运动的统一物质,实体都是由这种统一物质组织起来的,最初产生环境的不同使它们具有了不同的个性。按照这个假设,自然规律不是东西,而是一个无形无象、无所不在的原理,要认识它,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哲学的思辨。


       第四个原因是文化基础的不同。西方人相信人性本恶,因此,有必要完善制度来约束人性之恶,随着制度的不断完善,大量人才不断涌现,造就了西方科学的风起云涌。而东方人相信人性本善,因此,常常忽视制度的建设,人才的出现往往靠伯乐,不过,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大量人才被忽视,科学走向落后是必然的。


       第五个原因是教育模式上的不同。智慧有两方面组成,一个是思想,一个是知识,思想是知识的灵魂,没有思想,再多的知识也产生不了创新;知识是思想的助手,没有知识,思想就没有用武之地,思想和知识是智慧不可缺少的两部分。在知识教育方面,东西方都非常重视,差别不是很大;但在思想教育方面,东西方差异就大了,中国习惯于用一些思想去灌输,结果创造了思想的禁锢;而西方习惯于自由竞争,让人自己去领悟。事实告诉我们,自然规律不是具体的东西,而是一个无形无象的原理,要认识它,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从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人与社会的关系中去领悟,而它是从书本上学不来的,唯一的方法就是生活实践。中国的教育只重视知识教育,而忽视思想的得来,缺乏创新是必然的。


      李约瑟一句话说得非常好:“西方科学的成就,并不能成为古代科学最后历史审判庭,因为科学的发展还远远没有到头。”西方科学的发展有几百年了,可最近一百年来,它长期停滞不前,已经预示了西方科学已经是强弩之末,更重要的是,西方科学要突破自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与之相比的中国,西学东渐使中国掌握了西方科学,加上对古中国哲学的重新认识,东西方科学又一次大融合的机会到来,而它必然会带来更伟大的一场科学革命。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