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

诺贝特·艾利亚斯: 文明的进程

楼主:灾梨 时间:2018-06-19 04:40:58

 

文明可指一个社会的物质、文化发展到高级阶段表现出来的形式状态,如玛雅文明,中华文明等。但本文试图对焦于人类行为文化中的“文明”,从社会学角度浅析“文明”背后的含义和起源。


 

对于文明一词,现代人司空见惯。尤其在我们这个处处提倡讲文明树新风的社会,文明与不文明的区分似乎早已不言而喻。在餐桌上对着饭菜打喷嚏的行为肯定会立刻被划入不文明的行列,同样是打喷嚏而转过身,用纸巾捂住口鼻的做法则毫无疑问地被视为一种文明举止

 

汉语中文明一词最早出自《周易·乾卦》,见龙在田,天下文明。有一种解释是说,有道德造化的人(的象征)出现在天下,社会即会充满和平与光明的绚烂景象。可以用来指有品德修养的君王能领导教化万民。品德修养,是人类对于原始无知、不加修饰状态的脱离,也是文明的重要特征。另外,中国古代有文野之争、文野之辩,也是说文明与野蛮的博弈。

 

文明,需通过教育传授,是个体受到教化的表现,与野蛮相对。但是从汉语的角度理解,上述对于“文明”的阐述仍旧没有道破文明无论作为历史潮流还是个人后天行为的本质根源。那么纵观历史,文明这一行为概念又是从何而来?按照什么样的轨迹发展进行的呢?

 

而德国社会学家或贝特·艾利亚斯(Norbert Elias)在《文明的进程》一书中试图从人与社会的关系来理解人类行为文明化的进程。人,作为社会中的个体组成部分,承载了“文明化”的两个过程:历史潮流中文明的演变对其所处社会的行为准则的指导,和个体成长中来自教育的行为约束。


 

文明一词的英文civilization,来自出现于16世纪的法语civilisé (civilized)而法语词又起源于拉丁语的civilis ,civis (citizen)公民 and civitas (city)城市的合并,可以简单理解为“居住于城市”。城市,最早作为商品贸易的集中地,与之前建立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农村不同——是人类“群居”生活的一种高级形式。因为社会有了更明确的分工,人们各司其职,生存也相应地需要依赖于他人。人们进而脱离了“小农经济”下的分散状态,被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城市的出现,其一大特征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依性(interdependency)加强,而这种人类社会中人与人之间逐渐紧密的纽带,正是艾利亚斯认为人类行为“文明进程”的起源。事实上,艾利亚斯并没有明确说明城市是文明的起源地,但是城市化的进程让单位区域的人口密度剧增,“一个人的存在带动着另一些人的存在”也在这里愈发明显,因此“文明”在城市中的体现尤为强烈。

 

人口激增,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加强,公共空间由全民共享,个体的行为就相应地就被暴露于公众视野之下,所以人们会更有意识地注意自己的行为。试想一个灯光对焦的舞台,你的一举一动尽收别人眼底,因此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而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就会不拘小节尽情撒野。在一个人与人之间紧密相连的社会,如同舞台,人们的行为时刻都被注视,也会被映照反射,所以人们会有意识地(成为习惯后变为为无意识)做出 “合理的”的举止。而这种大众认为合理的行为就是文明的行为。


另一方面,人与人之间的依赖性的增加同时让个体对自己行为的后果感知加强。相反,早期的人类,居无定所,天地为家,在原野上随意撒尿也不会有人跳出来制止责备,而这种行为在居民聚集的空间则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前者的行为对其他人并不会造成任何影响,某种程度上说,野蛮的为所欲为是由于没有一个群体的“监视”也没有能感知到的惩罚。而后者清楚自己的举止后果则会熏晕一片无辜群众,还可能会被拍照上传至微博网络,人肉搜索。我很小的时候,在郊区犄角旮旯的墙上常看到“禁止小便”的字样,原因在于当时成批从农村流向城市的人口还没形成“考虑他人”的意识习惯。而今天,文明程度加深,这样的标语已经消失了。因此,基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密,彼此相互影响,一种有利于大众生生活的行则、规章制度就被建立起来了。硬性的如法律法,而性的就是社会范一,需要通学校,家庭逐渐传述。而种“范准又会反来保个体的利益不受害,持公众秩序,调节人与人之的矛盾。

 

例如,在图书馆保持安静,不吃气味熏天的食物,就是一种“文明”行的表,因为这样止不会其他学习的人产生不良影响。这种“相互体谅”恰是文明人必备的一种心理状态。有一阵朋友圈疯传“活着,就是不给别人添堵”包含的就是“文明”之一概念的思想。

 

进一步考虑“礼仪”这一行为的产生,原因之一也是为了协同调整人们的社会关系。艾利亚斯认为,礼貌是文明进程中的重要因素,“是一个社会民族的缩影”。之所以说中华文明曾摇摇领先于世界各国,其中之一可以得益于儒家中“礼”的思想,对个人的自我约束,情感控制,从而服务于更和谐的人际社会。这种对于人与社会关系的认知摇摇领先于同时期未开化的欧洲大陆。

 

艾利亚斯还指出,羞耻感在人类行为向“文明”过渡的进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换言之,人类社会关系的改变也会改变人们的心理状态。人们开始对自己的“错误”行为难堪、不好意思的时候,文明的曙光也就相继诞生了。人通常都会尽量避免羞愧的心理感觉,那么他们也会控制自己的行为,情绪和欲望来阻止这种潜在的令人不舒适的感觉。而由个人自身产生的羞耻感和外界约束下产生的自我约束,便成了 “文明”进程中人类心态的另一个重要标志。




相关阅读:《文明的进程》

作者:诺贝特·艾利亚斯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