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乐高埠:赴一场荷花的盛宴

平乐热线2018-05-15 04:47:05

赴一场荷花的盛宴

作者:令狐明月

  最近,朋友圈被“高埠千亩荷塘荷花盛开”的消息刷爆了,自两月前到高埠的千亩荷塘基地走访了一次,就被当地美丽的田园风光迷住了,心里嘀咕着,找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好日子,带上先生和丫头,去高埠赴一场荷花的盛宴,上个周末,这个愿望实现了。

  一脚再次踏上高埠的土地,就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两个月前因洪水的肆虐,早前荷塘损失惨重的景象不复存在,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的稻浪和荷塘,以及远处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村庄,满目葱茏的一座连着一座的山峦,村中错落有致的农舍…..

  近处,人声鼎沸,一群孩童,几把碎花遮阳伞,美女们几款各式罗裙,行走在芳草萋萋的荷塘小道上,抬眼望去,“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尽收眼底,荷塘的荷叶密密麻麻,团团簇簇,大块的绿得发亮,小块的嫩得晶莹剔透,它们或高大挺拔,或小巧精致,错落有致,亭亭玉立,婀娜多姿,高大浓密的荷叶间,很合适宜地长出无数粉白的荷花,含包怒放,欲语还休,它们在骄阳下伸展着腰肢,任风吹雨打,看云起云落,在大自然的阳光雨露滋润下,快乐地生长,肆意地开放。

  忽然,一个幼稚的童声传来:“妈妈,快来这边看荷花,这边的荷花开得很漂亮,开了很多很多。”我们循声望去,果然看到了一大片观赏荷花!原来,那片二十来亩的观赏荷花正开得烂漫,那一朵朵粉红色的荷花,像精灵一样,点缀在“满天”的荷叶之中,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着。我们不由加快了脚步,三步并着两步走,飞奔到了那片荷塘跟前,一下子就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那是一种怎样的美丽,是何等的摄人心魄,我想我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只能是用心去体会了:眼前,是一大片的荷田,长着疏密有度、高矮适中的荷叶和荷花,它们你挨着我,我挤着你,相互依靠,荷叶是传说中有风骨的瘦荷,细细的荷梗,大小、高矮都适中的荷叶,看上去要多美就有多美,这样的瘦荷,得到了古代多少文人墨客的宠爱,承载了多少华丽的赞美,那些长在荷叶下或荷叶旁边的荷花,如同九天仙子般,超凡脱俗,风华绝代,或小荷才露尖尖角,或开得一枝独秀,或花开并蒂,满塘的荷花主要以粉色和白色为主色,繁花点点,艳阳高照,一只红蜻蜓,执着地驻足在一根小原木上,任凭人们怎么走近,它都纹丝不动,陶醉在这一片荷香绿韵中了。远处青山滴翠,树木葱茏,阡陌纵横,绿浪翻滚,知了在卖力的歌唱,农人们在田间地头耕作,孩童在小溪边嬉戏,村中偶闻鸡鸣犬吠,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有了荷花,它的存在,是那么的不置可否,这一大片的荷塘和荷花,在这个不经意的早上,把高埠的山山水水,点染得出奇的美丽和神秘。

  看着眼前的荷塘,不由让人想起了周敦颐的爱莲说:“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以上“爱莲说”的意思是:水上,陆上各种草和木和花,可爱的非常多。晋朝陶渊明唯独喜爱菊花。从唐朝以来世人的人们非常喜爱牡丹。我唯独喜爱莲花,它从污泥中长出来,却不受到污染,在清水里洗涤过但是不显得妖媚,它的茎中间贯通,外形挺直,不牵牵连连,不枝枝节节的,香气远播,更加清香,笔直地洁净地立在那里,可以远远地观赏但是不能贴近去轻慢地玩弄啊。
  古人尚有如此高的境界,何况我们这些现代人?我们不能采摘荷叶和荷花,只能够在远处默默地观赏,还荷塘一片宁静,让那些生活在荷塘中的小精灵们,尤其是那小小的青蛙、小小的蝌蚪、小小的蜻蜓们,小小的鱼儿,给它们留下成长的空间吧。我们一家子在荷塘边找好位置,摆好各种姿势,拍下美照当作留念,尤其是我这个有“女汉子情结”的现代人,在我家丫头的镜头下,淑女了一回,一把枣红色碎花晴雨伞、穿上一条枣红色碎花连衣裙,任凭裙摆肆意飞扬,咔咔咔,荷塘“每人图”横空出世。趁着骄阳,我们在“疑是初藕濯新泥,更有蜻蜓闹荷池。晴空万里荡碧波,丹心一片共旖旎。”的意境中踏上了回程。




【文:令狐明月 图:风哥】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