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

赵第顺:老人与风景(二篇)

楼主:初心习作网 时间:2018-04-22 03:30:48


        

赵第顺:乡村趣事

                       

一、雀儿衔卦

李三夫妇很勤劳,和泥托坯,砌起三间土窑暂栖身。七十年代,夫妻跑东北贩木料赚了钱,很快又新盖起一处平房院。

有一天,李三妻子一人在家,突然来了一位南蛮"雀儿衔卦”先生。因她们贩木科生意正风生水起,马上又要动身出差了。遂请雀儿衔了一卦,算算哪个时辰起程财运享通。于是,雀儿用嘴抽了一个签子,主人(先生)接过竹签端相好一阵后,便解卦说,"这个月不利,有灾难……"並且说,"你们住完土窑,住平房,住了平房,换瓦房,住了瓦房,到楼房,亲朋好友都将带上好吃的来看你了……"她想,"雀儿抽卦"说的真准,自己已经从窑洞搬进了平房,等到住上瓦房,楼房的时候,亲戚好友们自然都会来巴结的,窃喜。

她发财心切,耐到月底,应该是下月轮她放牛,为了下月初,就去东北继续贩木料,很快达到"雀抽扑"说的美好目的,提前与别人调换了放牛日。结果就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她被一头健牛猛的撞倒在地。很快送到了应县城关镇医院(瓦房)治疗,因病情严重,后又转到县人民医院(楼房)治疗,亲戚好友们知道后,都带上礼物前去看望她。          

“雀儿衔卦”就是准,全都应验了,但是她落下个终生下肢瘫痪。



二、傻娃顶仙

傻娃长的楞头楞脑的,从小失去双亲,没念书而给人家打尾放羊。有一天,撑鞭的羊倌拿巴豆开玩笑,先给他的小伙伴(另一个小羊倌)吃了半颗巴豆,傻娃很不高兴说,"大叔不看好我……",只好也分给他吃了半颗巴豆。结果两個不住地拉屎……各自又吃了半颗巴豆后,方才止了泻。

傻娃后来,因一人孤单,生活不便自理,常年在姑姑家居住。姑姑院里有两棵老榆树,“百年老树锁深宅”,有了仙气。傻娃大病一场后,结果树上的仙爷附在他身上。

村里有一老翁,儿孙们过的都很好,也很孝敬他,突然悬梁自尽。在外工作的孙子们回来后,很不明白,想论清爷爷的死因,逐请来傻娃“下阴"。敬()罢黄表(),只见他全身抽搐,所有关节咯,咯作响,看似非常难受的样子,倾刻胡老仙附身了。



一会儿,胡老仙从阴间把“爷爷"带上来,这时候,傻娃的形态举动完全与他们爷爷一模一样。“爷爷”开口说,“我很想见见你们爹",于是,他们很快去请爹。未料,他们爹是村里很有威望的老干部,性情耿直。一听火冒三丈说,“傻小子,我凭啥叫他爹?我不去"。妻子劝他说,“你娃们把人家请来的,信不信,你去给人家下下台去"。去了以后,他把脸侧向一边,看都不看"父亲”一眼。最后“爷爷"与孙子们说,"你爹不理我,我很难过,我走呀,最后吩咐你们一件事,我很看好你们叔叔的小儿子,给他准备了一块压岁钱,结果正月他也没回,我就放到第二根仰尘档里,等他回来给给他”。人们很快从他指定的仰尘档里取下了一块钱。父亲一见此情景,马上跪倒到傻娃面前"爹呀!爹呀!"地放声大哭起来……


迷底

鸟抽签算命,是经过主人训练,暗示而为。顶仙,是在顶仙人的诱导下,自己骗自己。






赵第顺:老人与风景

想当年,南街二大爷老房屋檐下。

不论春夏秋冬,村子里岁数大的老年人们,天天在那儿海说胡诌,靠抬死扛、侃大山,说笑话来打发时光,人们称“排死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送走了一拨又一拨……

有精明的,不机明的(老年痴呆),甚至喊老婆叫妈的; 有爱说爱笑的,不说话傻笑的; 有嘴失咧的,眼皮蹋拉的。只要是能够圪秧(动弹)行的,全都出来了。


"马雁猴"老远看见"铁留拐”一瘸一瘸的走过来,就大声喊,“老铁,你还活着,听说你夜黑夜死了""铁留拐"放大嗓门说,“死道死呀,是你先死呀,看看你那灰头脸,己经绍()出鬼相了……

“欠一火"刚与儿媳妇生过气,来这里发泄了。他黄风雾气地骂儿媳妇不像个东西,大家同情他也跟着骂。"欠一火"说“我骂我媳妇,怎么你们也骂"?他气不打一处来,不允许外人骂他媳妇儿,于是,又与大伙儿吵起来了……

"大哈日”乍看愣头愣脑的,却心底清明,人称"愣头青",他房大一围坐住好几块圪台石,"二孔明"等了大半天也沒给挪一下身子让点座。? 便说,"你真沒眼色,讲点礼貌好吗"

 "大哈日"说,我看不惯你,念过两天半书咬文嚼字,有眼色,懂礼貌滴"

 "二孔明"接着说,"你没念过书,道灵的叫呜呀,再念过书大西头也放不下你了"

“大哈"一听,说,"哦,公鸡才叫呜哩,今黑夜我就到你家去叫呜,接记的让你媳妇给我开门……"

 他们就这样轻一句,重一句"相叽骂阵"开着玩笑……激烈时,争的面红耳赤,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嚷闹"过后,照常互相掺扶让座。如有哪个人感到身体不舒服,众人关心。马上,张三掏出一颗"去痛片",李四递过一板子"感冒通”。

过去村里的人,几乎全有"绰号",满脸横肉的呼"判官",脖子长的叫“马雁猴",竖向发育的叫“长秧子”,横向发展脖子短的称“油篓搁窩瓜",矮的反喊“大個子",能吃的又叫"几块糕"。尤其是那些有毛病的,气管炎叫"二胡"头上有疤的称"月亮,有残疾的直呼其:"大聋子"、“二哑日"、三瞎子"、四拐子"、五傻子""六子()"等。然而,他们沒有一点儿不高兴的表现,若要真有人呼他的"大名",反而会感到不亲昵。

"大個子"只是矮,並不瘦小,是所谓的“把磙碌”后生。他与众不同,而不与身边的人叫板,尽说些四大不挨的幽默笑话。他说自己,“竞然把娶媳妇的好事都忘了,打了一辈子的光棒”。更多的是讲他年轻时"走西口"的故事,有一次割莜麦,碰上个邋遢的东家,给他们吃稠粥粘苦菜饭。"沤苦菜"很难闻,端上来一股屁臭气味,使他迟迟的不敢下筷子。于是,他问东家女人,“你们这苦菜是怎样做出来的",东家女人很认真地与他介绍“沤苦菜”的工序,说,“先把苦菜捡好,洗净,用水焯一下,然后放到缸里用石头压紧,过一段吋间就可以吃了""大個子"说,"我们关内叫"按苦菜",做法基本与你们这儿一样,就是最后一道工序不同"。东家女人好奇地问,"你们关内最后是怎样个按法?。"大個子"一本正径地说,"我们那儿的小脚尖女人,把裹脚缠下来,站进缸里面在苦菜上来回的去踩,踩的越实越好”。东家女人惊讶地问,"那样按出的苦菜臭的人怎吃呢?""大個子"说,"顶是个你这苦菜臭的顶尽了……"

 口外气候反常,他说,“輝腾梁死了一头牛,72把刀子紧扒慢扒就臭了……"? 口外的炕很大,他又说,"炕头烫死个人,后炕睡的人还不觉呢……"

 “大個子"不竟给"排死队"带来了乐趣,那些幽默笑话也是村子里的一大笑料。无情的岁月,终于排到"大個子"了……

 最近我回村,发现"排死队"里边有不少队员竞然是我的发小。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多次提出,推动养老事业以多元化,多样化发展,让所有老年人都能够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他们手提着唱戏机,耳朵里插着耳麦,可牛逼翻了。

 国家为了增强人民身体素质,提高健康水平,提倡全民健身运动,村村安装了健身器,乒乓球台等体育器材。老年人也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人人衣冠整洁,个个说话文明,一改过去的粗野陋习,他们暢谈上级对"三农"优惠政策,医保福利,国家大事……

昔日“排死队",如今"幸福团"。友成哥是一位退休老师,利用废材料给人们钉起了固定木橙。队员们整整齐齐地坐了一排,夕阳余辉照到他们脸上,个个容光煥发,笑容灿烂。那些温情画面,成为村子里永不落幕的一道风景线……


作者:赵第顺,应县大西头人,应为朔州市书画协会会员,兰亭书画院院士,朔州市文艺家协会会员,大同市诗书画印研究会会员,应县《赵氏家谱》主编。


长按识别二维码

初心习作网

伴你走向成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