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当福柯遭遇「大众点评」

荒堂2018-05-31 22:37:40


季《黑镜》的第一集《NOSEDIVE》描绘了一个类“反乌托邦”故事:每个人都时时刻刻在社交网络上对彼此进行实名而互相可见的打分,打分基于社交中留下的印象,反过来又决定了一个人在社会中的形象;各色社会服务和社会治理都以分数为标准,分数高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而分数低的就沦为社会的弃儿甚至异邦人。


与此同时,这是一个彻底的景观社会,每个人都被浸泡在按照其欲望设定的景观之中,迫使人人为了过上“幸福生活”成为“人生赢家”而不断奋斗在“向上的道路”上,只不过这不是灵魂的向上而是分数的向上。显然,这里又出现“阶级”了,高等级的人呼风唤雨,低等级的人无立锥之地——而这一切看起来都是由于你自己的表现哦,人人都有平等的进路哦,分数都是周边人打的哦。




虚渊玄《心理测量者(PSYCHO-PASS サイコパス)》描绘的是一个有些不同的图景:国家建立了一个对全民的“心理色相”和“犯罪指数”全面监控的体系“希伯尔系统”,依据心理健康情况筛选公民,对有不同程度犯罪风险的人施加调控/治疗或者予以隔离/毁灭,同时依据每个人的能力和素质分配社会角色,理论上可以实现对犯罪的完全消除和人力资源分配的帕累托最优,从而营造一个大多数人安乐生活的乌托邦。




不知道理查·布洛克有没有看过《世说新语》,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先进很高科技的情节所表现的“温拿——卢瑟”主题,貌似跟东汉魏晋的月旦、品藻沦为上品无寒门的升降梯,颇有相似——如果青年马克思主义者们写剧评,大约会这么入手。


然而《黑镜NOSEDIVE》毕竟是晚期资本主义时期的作品,我们好歹可以多少用一点“全景畅视主义”来诠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下,所以每时每刻都得被规训或者自我规训,稍有不留神就受到惩罚。或许还可以上一点“治理术”来理解,比如说最终的问题变成了人的自我监视、自我审查,然而这个“权力的运作”,并不是“禁锢性”的,而反倒是“建设性”的,它表现为每个人对更好的生活的追求,表现为满足人的欲望的必由之路,因此才是福柯色彩的权力。




然而如果我们说《PSYCHO-PASS》更加刻意地在贴近福柯,那么乍看上去,在《黑镜NOSEDIVE》中缺位的首先是国家——从头到尾,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打分系统究竟是私人公司提供的社会服务还是主权国家进行的社会治理;其次是特定的科学或者知识系统——比如说《PSYCHO-PASS》里面的安全配置和资源分配都受到严格的科学化的治理,但是在《黑镜NOSEDIVE》中没有。


然而这两点反倒——实际上大约编剧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借题发挥一下——恰好为我们补充了两个问题:第一,国家并不一定直接出面,经济系统和政治系统对于“生活世界”的殖民是编织在一起的——要是看见变质成这样的Public Sphere,哈贝马斯大约不会心情很愉悦;第二,在《黑镜NOSEDIVE》里面,作为背景的基于人评分水平配置社会机会的技术,已经不再需要通过《PSYCHO-PASS》式的成体系的选择完成了,而是直接化为一种意识形态,由打分游戏参与者自发完成。




《黑镜》的打分游戏,一方面来看,可以说是“自由主义”的:打分游戏类似于一种自由竞争、自动淘汰的市场行为,正是这样一种“市场”,迫使每个人出于功利或者利益而不断自我理性化,从而实现了一种自由主义的治理技艺,这种治理看起来是完全善意的,具有“牧领权力”的特征;另一方面来说,是“民主”的,开卡车的老太太和被囚禁的年轻女人,她们身上再现了一个非常古老的主题——“贝壳放逐”,这样一种实际上强制性的放逐,使得“民主”游戏中的任何人都失去了“直言”的能力,只不过在《黑镜》中比在古代雅典更加可怕,“贝壳放逐”的范围不仅限于大会和集市,而是侵入了日常生活,时时刻刻胁迫着每一个人。




在《PSYCHO-PASS》里面,有一处郑重地讨论韦伯。“希伯尔系统”在外表上看上去是韦伯式理性化和中立化的官僚体系的极端完美形式,官僚制提供了对于社会而言高度理性的治理,但是在这样一种理性化“铁笼”中,自由和价值理性蒸发了。如果我们再引入卡尔·施米特,自由主义民主法治国将自己描述为“中立技术”的提供者,但是政治的本质依旧是敌友划分,这一点不仅被刻意隐藏起来了,而且实际上构成了这样一个技术化社会的潜在危机。


在《黑镜NOSEDIVE》中,冷冰冰的官僚制弥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提供“中立技术”的国家隐藏了,取而代之的是直接的交往对象的感性评价。然而这反倒将人放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可怕境地:当你想要革命的时候,革命对象却不存在了;当你想要反抗的时候,除了自我放逐或者被放逐和约束别无他法,然而这正是文明而正常的社会想要达到的目的——你,一旦拒绝积极向上地玩游戏,就只能被至于中世纪末期的麻风病人的境地,迫害你的罪魁祸首却看不见摸不着。



当然这些大约真的超越了《黑镜》本身考虑的范围了。本季第一集并不是一集很好的电视剧,有一些硬伤,也缺乏惊艳的感觉,相比而言第六集确实好出不少。然而问题并不在于这部电视剧如何,并不在于这样一个新软件是不是很可怕——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离这样可怕的社会图景,真的还差一个新软件吗?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