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

蒋勋:爱情常两难

楼主:勋衣草美学社 时间:2018-06-19 04:54:00

爱情选择常两难

文/蒋勋

谈论爱情这个主题,我常要很小心,因为我自己对于爱情有不同的角度和形式,也比较不会从世俗的层面去考虑,但我想大部分的读者,还是比较接受世俗的观念,譬如说到了某个年龄就要结婚,结婚是要昭告诸亲友,得到法律的保障,婚后双方都不可以有外遇,这就是爱情最圆满最顺利的结局。

我不是说这样不好,也不是要鼓励任何一个人去学习萨特和西蒙·波伏娃,事实上他们是在做一种实验,实验人性有没有可能不要靠法律的保障,靠人真正内在的吸引力去维持关系。

譬如说两个人愿意住在一起,不是因为法律,也不是道德的约束,而是因为爱。


但他们的爱是很复杂的。因为这两个人都是法国社会里有名的哲学家,所以社交圈很广,他们各自有很多同性的、异性的朋友,当然也会碰到被其他人吸引的时候。

譬如说萨特去美国开会时,就曾经碰到同样也是很有才华的人互相吸引,这时候他可能就忘了在家的西蒙·波伏娃。

同样的,当萨特不在家的时候,西蒙·波伏娃也会因为召开文学会议,遇到吸引她的男人。

萨特和西蒙·波伏娃有个共同的约定,任何事情绝不隐瞒,所以如果真的发生了外遇,他们就会告诉对方。

他们两个不断地在实验,如果听到对方外遇,会不会嫉妒?会不会很伤心?会不会愤怒?怎么样通过这些嫉妒、愤怒、伤心,然后更确定彼此的选择。

爱情的选择常常是两难的,爱谁多爱谁少,那个比重很轻微,我的意思是,不可能有全部爱或全部不爱这么绝对的事。如果不是两难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如果我全部爱这个人或全部不爱这个人,结局很简单,大家都知道应该怎么做,又何必要吵架?

我们常常会看到一些绯闻案,一个男子身边有三个女性,或是一个女性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我想,他们之间都不是全爱或全部不爱的问题,也不是因为爱了这个人,就不爱那个人。



爱情是很复杂的,里面有很多微妙的东西,连当事人都不容易搞清楚,只有从一个非常宽容的角度,你才能够了解到在这样的事件:当中,每一个人是如何在努力调整自己,使自己进步,增加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比重。


萨特和西蒙·波伏娃都已经过世了,他们一直到老死都住在一起,所以被歌颂成为二十世纪伟大的爱情。

可是我不知道,如果他们继续活下去,会不会发生某些意外?会不会遇到一个人,让他们决定放弃对方?

这种爱情的形式是让自己每一天都在面临挑战,当然很艰难,所以我不鼓励任何一个人去学他们,但同时我也要提醒,千万不要认为婚姻那一张纸就有用。

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婚姻可不可能继续保有爱的持续性?

因为我看到一些朋友本来很爱读书、很上进、很在意自已的形象,结了婚之后却开始发胖…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字去形容,我的意思是,婚姻好像让两个人开始自我放弃了。

我真的觉得,当你开始每天睡觉十二个小时,不上进、不读书,然后发胖、不在意自己的衣着时,你就是不爱对方了。丙为你已经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吸引对方,不怕对方觉得你是不好的。

我相信我可以跟一个人在一起二十年,她都是新鲜的、迷人的,而且我也会自然而然地觉得,在她面前我不可以太差,我不会让自己发胖,让自己讲话言不及义。

我想如果因为跟一个人结婚而变得庸俗,或是对方变得庸俗,我真的会觉得厌烦。


我的意思是,千万不要让婚姻变成恋爱的句点,它应该是可以延续的。


很多人会说,好像古代的相亲比较好,因为结婚那天就是恋爱的开始,彼此是互相吸引的。

而我们现在的恋爱形式,是恋爱谈到快腻了,就说结婚吧,然后就真的走进坟墓,把爱情葬送了,最后维系两人关系的常常是孩子。

对于女性而言,至少孩子还有很大的吸引力,她可以用对孩子的爱取代对丈夫的爱。

可是那个男子就很寂寞了。有时候我会很同情这些男子,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被孩子替代了,而且女性对孩子的爱是很强的,有一些女性甚至是完全在孩子的爱里得到满足,根本不在意丈夫会不会回来。




*作者:蒋勋,台湾作家、画家、诗人、美学家,本文由勋衣草美学社整理编辑,仅供交流学习所用,不作商用!版权归蒋勋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谢谢!^_^


勋衣草美学社

以布道之心传播美的感动

搜索微信号
JiangxunMeixue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