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

阿森纳是个贩卖情怀的作坊营销号,温格则是男版于丹

楼主:有马体育 时间:2018-03-25 02:00:42



桑切斯的雄心正遭遇阿森纳的正面打击。在客场三球落后最后时刻艰难扳平伯恩茅斯后,“大腿”桑切斯和小伙伴们的小胳膊小腿在价值观上出现了严重的“韧带撕裂”。桑切斯招呼队友们抓紧时间争取反超比分,甚至要去抢夺张伯伦手中的皮球急于中圈开球——但未遂。而打入扳平一球的吉鲁却在欢天喜地地凹造型,用蝎子摆尾的庆祝动作向上一场的自己致敬。这个繁琐的庆祝仪式几乎耗光了伤停补时。

▲吉鲁忙着庆祝


桑切斯赛后表达了对队友的无语与愤怒。他宣泄地摔扔了手套,没有跟任何人握手寒暄,径直走向更衣室。


在桑切斯看来,球队痛失两分;但在他的队友看来,球队抢回一分。当壮志雄心遭遇缺心眼,流淌着“永远夺第一”的巴萨血液的桑切斯,还没在阿森纳完成“永远争第四”的身份切换与观念转型。

▲桑切斯却十分愤怒


一向擅长和稀泥的主教练温格又舀上一勺温补的鸡汤来麻醉众生。首先,他对舆论进行了正面引导,“如果没有激情的话,我们不会在70分钟落后三球时将比分追回来。”其次,他强调当前广大球员作风主流是好的,“其他球员跟桑切斯一样在乎胜利,不要担心这个,更衣室没人庆祝。”最后,他并不对桑切斯爆棚的求胜欲给予肯定,“在球队中,赢球的决心和渴望没有高低之分,所有人都想赢。”      这是温格老板一贯的维稳套路:前景是光明的,道路是自信的,球队是没毛病的,个别人的失望情绪是多余而可笑的。




桑切斯的“雄薪”正遭遇阿森纳的侧面阻击。明夏合同到期的桑切斯,希望得到一份25万英镑的周薪合同,而砍价大师阿森纳只能提供18万英镑。这让“大腿”气得抽筋:你一不发冠军,二不发工资,过年连盒年货都不发,就发个《元旦假期值班表》,你说你咋这么抠呢?


温格则继续拿腔拿调地洒鸡汤。首先,他夸奖了桑切斯任劳任怨不求回报的高尚情操,“桑切斯是一位忠诚的球员,他想要留在阿森纳,我们很有信心会在续约问题上达成一致。”其次,阿森纳是一家流淌着道德血液的企业,“我们并不害怕花钱,我们也不害怕对球员表达我们对他们的爱戴。”最后,温格终于话锋一转,暗示谈钱会伤感情,“我们当然希望他们能挣大钱,但我们也有自己的底线。”


这是温格Boss一贯的谈判套路:除了钱不好商量,其他一切都好商量。这段话的潜台词是这样的:我在谈判各方面都表现出了和颜悦色的诚意——除了钱,而你们只要一谈到钱就甩脸子拂袖子。我觉得我已经快要仁至义尽了,在你们不断挑战我消费底线的情况下,我不排除启动“谈崩”的作业选项,而这之后所造成的“舆论谴责、球迷谩骂”等一切后果都将由你们球员个人承担。

▲不要跟我谈钱,谈钱伤感情



我想到了2012年傲气出走的范佩西。我曾经天真地以为他跟阿森纳才是“绝配”,但事实证明,伟大的球员跟谁都是“天生一对”。范佩西出走曼联的理由是“我和阿森纳对未来看法不一致”。范佩西说得没错,他的想法是收藏各种冠军;而阿森纳的想法是收藏各种钱币。

   

范佩西被阿森纳球迷戏谑为“范雄心”,认为他叛逃只是因为钱,而不是因为有一颗冠军的心。在兵工厂知足常乐互谅互让的氛围里,拥有一点出格的野心都是要被嘲弄的。这座乡镇企业家开办的工厂里,只容得下“放首发嫌废,放板凳嫌贵”的吉鲁,上一阵伤一阵的沃尔科特,猛一场梦一场的张伯伦,以及抽烟喝酒烫头的威尔希尔——据说温格已经因为中场吃紧开始想念租借在外的浪荡太子爷了。

▲威尔希尔



温格和他的球队擅长从坏消息中掘取到正能量,善于从黑暗处拼命挖掘闪光点。


2010年,温格说“如果只计算小联赛积分曼联 、阿森纳、曼城 、利物浦,那我们是联赛冠军”。   2011年他说“如果只计算主场积分,那我们是联赛冠军。”   2012年他说“如果只计算客场积分,那我们是联赛冠军。”   2013年他又说“如果只计算下半场积分,那我们是联赛冠军。”


为了证明阿森纳没有危机,自己依然称职,温格先生抖擞着阿Q精神,像擅长熬制心灵鸡汤的于丹女士一样,试图让大家变换角度和心境来看待问题平复情绪。但事实上,这种假设毫无意义。我期待着温格先生能够早日硬气地说一声:“我们是联赛冠军,没有如果。”    温格看到的是,我们总是接近冠军,或者说,换一种角度看,我们已然是冠军。    而桑切斯看到的是,我们自2004年起已经13年没夺冠了。


两人属于八字不搭,三观不合,谈判谈不下去很正常。



这就像,当雾霾笼罩中国大地,某局座看到的是利好,声称“雾霾天可使激光武器失灵”,有利国防防御。于丹看到的是自我蒙蔽:雾霾不能走进我们的内心。看到这句话我就忍不住要骂街,妈蛋,雾霾进入体内如何立体环绕,是我们能控制的?于丹你是不是要在心脏周围设个路障让雾霾绕行?     而绝大多数正常人都感觉不太好,“雾霾天里有飞机降落不了,有高速封路,各地中小学不得不放假。”马云说,十年以后,中国三大癌症将会困扰着每一个家庭,肝癌、肺癌、胃癌。肝癌,很多可能是因为水;肺癌是因为我们的空气;胃癌,是我们的食物。


所以战略忽悠局局长、学术超女和公众认知往往不在同一频道,只能徒留笑柄耳。然而,近日卫计委官员也表达了令人灰心的看法:“没有数据表明雾霾引起癌症高发。”官方过去是下决心治理雾霾,现在是下决心否认雾霾,相比现在,我宁愿看到官方逞能的样子。     



2014年温格终于开始耍赖了:“没有一支球队是绝对完美的,但我们一直都在尽全力完善我们的阵容和我们的球队。”


这就跟《雾霾下,我为什么没搬回美国》的那位鸡汤作者一样,是在洒满鸡精后宣告了放弃治疗:“雾霾对孩子的身体影响毋庸置疑,但就像文革对精神的摧残,再往前吃不饱饭也会营养不良一样,没有哪一个时代是完美的,我们需要做的,是做自己可以做的,并形成社会共识,一起推动改变。”


温格老板,你年复一年地找花式借口洒狗血鸡汤,不会真的是要奋斗四个一百年吧。你的借口无限,但我们的岁数有限。



受限于工资帽,阿森纳总拆分不出两套夺冠班子,于是永远一套阵容用到残,每到一月就开始出现腰肌劳损了——这一点参照每个赛季都在残酷迫害主力球员的快船七、六人队。


没有了冠军阵容,就没有了冠军奖杯;没有冠军奖杯,就没有了主力队员;没有了主力队员,就没有了冠军阵容……阿森纳就在“冠绝周期律”死循环。



当年,我是因为温格教授的一句话而爱上这家俱乐部的。温格说:“购进一个巨星,意味着杀死一个孩子,我不能这么做。” 我被这句话蒙骗了好几个世纪。直到有一天,我豁然发现,那些我曾经看好以为会精心栽培的孩子,都在青壮年时期被拐卖给了别的俱乐部。后来我又发现,这句话根本经不起推敲,因为球场上每队只提供十一个工作岗位,很多孩子迟早都得饿死——温格这话显得过于矫情了,或者说只是他拒绝花钱的借口罢了。


温格教授,你可以跟你的球员谈你的伟大理想,也可以跟你的球迷谈你的慈悲情怀。但别玩弄我们的感情,就算要玩弄,也请拿钱来玩弄。


最新消息是,温格终于打开了钱袋子:来自英格兰第7级别联赛的小将布拉默尔转会阿森纳,转会费高达4万英镑。不吹不黑,这价格,咬咬牙我也买得起。


END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