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找到

灵异读物2018-02-12 08:26:28


 

就见几个青面獠牙的阴差钻进鬼门关,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给拽了出来,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黑色铠甲,头戴金属面罩的阴差怒吼一声,抡起手中的特大号狼牙棒就砸了过去。

披头散发的女鬼惊声尖叫:“我要回家,我还不能投胎,我的丈夫和我的女儿还在等着我……

话音刚落,狼牙棒就砸下来了,‘轰’的一下,这个女鬼被砸成了一团烟雾,正在赶路的无数鬼魂全都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惊叫,那是被吓的。

你们可能没听过一万只,哦不,十万只百万只鬼同时叫唤是什么场景,反正我尝试到了,是真特么渗人啊,要是我现在还有心脏,可定碎成了八瓣。

小贱也变毛变色,一张脸都要哭:“干啥呀这是,干啥呀这是!”

只听那手持狼牙棒的阴差断喝:“鬼门一入,唯有轮回,若是回头,死路一条!”

这一嗓子下去,万鬼噤声,有魂力差一些的,竟然当场灰飞烟灭了。看样子这个鬼差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金花婆婆低声道:“鬼门关是地府的入口,前后共有十六只大鬼把手,这些其实并非鬼差,而是成了气候的精怪,由于有了道行,地府不忍灭掉他们,就派他们再次镇守,各个都没有人性,心狠手辣的。”

我的菊花都收紧了,惊慌道:“婆婆,他们这么狠,不让鬼魂回头,那咱们进去之后可怎么出来啊?!”

金花婆婆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们毕竟不是鬼,只要能进去,便有办法出来。到时候听我指挥即可。走吧。”

说着,我们三个继续前行,周遭的鬼早被吓傻了,走路都哆嗦,就跟隔壁的吴老二一样。等我们好不容易来到鬼门关近前,递交了通行证,谁料那阴差竟然把狼牙棒一横,怒气冲冲的盯着我和小贱。

金花婆婆道:“酒,给他!”

cao!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给了酒,我们才顺利通过,等过了鬼门关,我的老天,满天满地都是黄沙,就跟走进了沙漠差不多,不过除了我们三个抱着脑袋抵挡风沙之外,其余的鬼魂都视而不见,风沙砸在他们的寿衣上,啪啪作响,就跟下雨似的。

我问道:“婆婆,怎么进了鬼门关,天气这么恶劣?天气预报上也没说有沙尘暴啊。”

金花婆婆没想到这个当口了,我还能开玩笑,他摇头苦笑:“我终于知道释川师兄为什么收你为徒了,就凭你这份胆识,恐怕天底下都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你,咱这是进了鬼门关了,还有心思调侃。”

我艰难的笑了:“这不是苦中作乐嘛,人活着无非就是开心,心情舒畅了,干啥都有劲。”

小贱又吐槽了:“你毛孩没长齐,还能干啥!”

卧槽!我毛早就长齐了,上次不都说过吗?

我真想一脚踹死他,不过回头一想,我们现在已经是灵魂了,估计也死不到哪儿,所以就继续问:“婆婆,咱们到哪儿算一站啊?”

金花婆婆道:“别急,这地界叫做黄沙岗,过了这儿就是千狗村,再过了千狗村便是黄泉路,黄泉路尽头是忘川河,河边有三生石,河上有奈何桥,桥上有孟婆和望乡台。而桥后便是十殿阎罗以及十八层地狱,地藏王菩萨也在这里存了尊位!”

我艰难了咽了一口吐沫,本来下地府这事儿就够悬乎的了,没想到地藏王菩萨也是存在的。这么说来,当初老烟鬼给我将玄门五杰的时候,说东北出马弟子田云飞,能请到孙悟空,杨戬,以及哪吒,原先我还不信呢,现在一看呐,真是世界真奇妙,只有想不到啊!

随着前进,黄沙减弱,前面黑漆漆,出现了一大片村落,并且都点着烛火,烟囱里还有炊烟,看起来挺和谐的。

我们想要继续前行,唯有进村,看样子,这就是传说中的千狗村了。

果不其然,在黑暗中,我就看见很多条巨大的身影闪电般窜出,在村口不断徘徊,凶猛的狗吠声此起彼伏,令人心惊肉跳。

而前行的鬼魂们自然十分的惧怕,但大多数都丢下了一个大号‘棒棒糖’。其实这东西大家应该知道,是打狗棒。

也就是人死之后,碗里插着的三根棒子,在棒子的一头裹上面粉,蒸烤成干,这东西就是专门为过这千狗村准备的。因为这些恶狗吃了打狗棒便不会作恶,不过也有不具备打狗棒的,我亲眼看着,四五条一人多高的黑色大狗,将一个鬼魂撕成了碎片。

那凄厉的惨叫声至今还在还徘徊在我的耳旁,真的太渗人了!

金花婆婆早就准备好了打狗棒,率领我俩就继续前行,当来到村口的时候,凶恶的大黑狗冲我们呲牙低吼,我和小贱吓的一哆嗦,心说这地府也太不人道了,弄这么大一个狗村,为啥就不请个饲养员啊?你看给饿的!

三支打狗棒丢下之后,大狗们一通哄抢,前方的道路就打开了,我们战战兢兢的走进了千狗村,真心草木皆兵了,只要有一声狗吠,我都得哆嗦一家伙,并且在街道中穿行时,透过各门各户的烛光,隐约能看到里面的情景。

就发现屋舍内都是一个个长条大桌子,上面竟然摆满了人类的尸体,全都开膛破肚了,血腥的一塌糊涂,很多鬼差在持着尖刀劈砍尸身,还时不时的咬一口,全然一副修罗地狱的场景。

我慌乱的问:“婆婆,这屋子里的鬼差为什么要杀人?”

杀人?!

金花婆婆扭头诧异的看着我,随后苦笑:“这里面可不是人,而是尸鬼!”

我蹙起了眉头,貌似从哪儿听说过‘尸鬼’这个词语,但就是想不起来了。

没想到小贱却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我知道尸鬼,尸鬼就是尸体变成鬼了。”

我特么……

谁知金花婆婆竟点点头,还表示很赞同:“说的不错,尸鬼就是尸体变成鬼了,不过这种鬼是地府所不容的。尸鬼乃是肉身已死,但灵魂却没有跑出来,怨念会随着时间而增大,最后变的人不人,鬼不鬼,地府中有专门的鬼差去抓捕这些尸鬼,带回来直接分尸,然后喂狗。但千狗村里的恶狗太多,这些尸鬼不够吃的,所以亡魂路过,必须丢下打狗棒。”

真是开了眼了,原来还有这么个套头,我不禁对小贱另眼相看,而小贱这货却呵呵一笑:“都是蒙的。”

……

我们离开了千狗村,前方道路平坦了很多,两排都是阴森的鬼槐,就跟很多妖魔鬼怪一样,但是路上的鬼魂也越来越多,无形中竟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力场,这种力场能干扰我的情绪,有悲伤,也有凄凉。

亡魂离开阳世,心中都会有牵挂,但这条路他们不得不走,所以心中的那种执念就汇聚在了一起,跟佛教的信仰之力差不多,反正能干扰到我的心灵。

金花婆婆道:“走过黄泉路便要上奈何桥了,这一世算是终结,又有几人能够放下呢?”

我心说是啊,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会经历多少次偶然相会,而后又彼此行色匆匆的擦肩而过,又有谁会见证那些消逝的美,那些失落的爱,那些铭刻在每个人灵魂最深处,成为历史永恒的记忆。

匆匆,真是太匆匆!

也就是在此时,我想起了我妈,她应该也是混在鬼群里,一点一点的走向了奈何桥,她怎么会舍得我和我爸?可这就是法则,这就是规律,人死不能复生……

我眼圈儿红了,喉咙里像堵住了什么东西一样,心里说话,已经走了,她已经走了。

可就在这个当口,金花婆婆忽然说道:“西凉,我们要抓紧时间了,你掌握着华老太爷的生辰八字,在黄泉路上就能找到他的具体位置,因为如果走到忘川河,那咱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我心里一激灵,赶紧把内心的悲伤甩掉,我妈早已轮回了,下辈子肯定是一生平安,我心里安慰着呢。

所以不能牵扯太过的感情,得把眼前的事儿给办了,来这里就是为了解救华老太爷的啊。

我趁四下无人,其实都特么废话,这里根本没有人,都是鬼,反正不管怎么样吧,我拿出了一道黄符,上面写着华老太爷的生辰八字,随后猛咬舌尖,喷出一口血涎,黄符应声而爆,低沉的‘嘭’了一声,就看到那散落的碎屑全都冲左侧的鬼槐林里飘去。

我眼睛一亮:“生辰八字与主人是一体的,我以黄符为载体,以这口精血为推动力,咱们顺着纸屑的方向就能找到华老太爷。”

说着,我一马当先就冲了过去,无数鬼魂麻木的看着我,或许他们会纳闷,这小子走错路了吧?

我才不去管这些死鬼想什么,我所要做的,就是拯救华老太爷,同时打击一下那个邪教组织的气焰。

金花婆婆只会下阴,她不会打鬼,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就成了主力了,当然,小贱这货也不是来旅游的。

所以当我们三个离开黄泉路之后,一猛子就扎进了鬼槐林,等穿过这片林子,前方竟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到处弥漫着黄色雾气,感觉无边无际的,我从书包里掏出了追魂鞭递给了小贱,而我则擎住了犁天。


最下方有一条guang,gao,看完书的小伙伴,一定要帮忙点一下,点进去再关闭就行了,不用做任何操作,也没有任何损失,但这样东家能有一份微薄的收入,只有大家的支持,东家才能把免费的小说做到底,一定要记得点下面!!!

小贱一看青铜匕首,说了一句我靠。那意思是说,你哪儿来的硬货?!

青铜匕首我一直都没漏过,小贱吃惊也在所难免,可这个时候我没工夫跟他扯没用的,一门心思的盯着前方。

黄符的纸屑指出了这个方位,那肯定是没错的,那就是说,华老太爷就在附近了。

呜——

忽然间,一阵阴风吹袭而来,前方浓密的黄雾顿时分崩离析,就发现前方百米处竟出现了一座百米高山。

在高山的山脚处,立着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巨大祭坛。祭坛上跪着一个老人,而老人身侧,有一个脸蛋红扑扑,一脸诡笑的纸人,正用鞭子狠狠抽打他。

果真在这里。

我和小贱同时瞪大了双眼,而后互相对视一下,肾上腺激素疯狂的分泌,那意思是,咱们爬山涉水千千万,今天就打他个稀巴烂!!!



全本免费的小说,需要大家支持,大家每天帮东家点下面,就相当于给东家增加了一个正版订阅,和一支烟钱。现在就来点下面吧!!!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