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

恐怖:因为抱错了一只白狐,莫名的结了阴亲,居然有个鬼媳妇......

楼主:灵异读物 时间:2018-02-17 07:07:5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灵异读物每天推送最猎奇的资讯,最有料的视频,不要太爽哦!


  这个世界很神奇,人生短短数十载,所经历的非常有限,所谓是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一定为实,今天我要讲一下我们村和我的那些故事,看似荒诞不经、光离古怪的事情,其实真相揭开的时候,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我家住在鲁南南部的沂蒙山区,因为我们这里靠着大山,所以我们这里流传了数不清的奇闻异事,像什么野狗精,不死的僵尸、黑大个、黄大仙、吊死鬼、蛇精树怪、魑魅魍魉,小鬼小判、黑白路神等等,或吓人害人、或报仇报恩、或捉弄于人、或傍人避祸等等千奇百怪,


  我爹说我从小就不一样,是抱来的阴缘,长大后会有出息。我们那里有一座黄花观,黄花观建于明朝时期,那时我们庄出了一个尚书,就是因为这个尚书,所以我们庄叫尚庄。后来又出了个夏氏驸马,我们的庄和后面的庄,到了最繁盛的时期。


  就是在那个时候,黄花观建立了,黄花观在我们的庄中间,那里有一棵古槐树,道观就在古槐的边上,里面供着黄花娘娘,农村的庙多,一般除了正神之外,都是一些狐黄白柳灰之类的家仙,虽然也有的称为娘娘,但是都没有封号,而黄花观里的黄花娘娘是受过明朝正式册封的,算是有证的神,所以非常的灵验,常年香火不断,即使在八一年前几十年里,善男信女也是不断,管理区里的人,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明着说出来。


  黄花观里每一年的二月初二这一天,非常的热闹,一些嫁过来几年不怀孕的人,到了二月二这一天,会带上香和贡品,到观里虔心恳求,求黄花娘娘赐福,然后在东边的一个木头架子上,抱一个泥娃娃,抱泥娃娃的时候,不能出声,用红布包起来,踹在怀里就走,到路上不和任何人说话,到家之后,把泥娃娃藏起来,一般不出半个月,就会有喜,这个成了一个不再台面上的公开秘密。那些泥娃娃据说是一些夭折孩子的魂魄,等着这一天找自己的亲缘,重新投胎,所以几个庄子周围,除了确实怀不上孩子的妇女,一般不愿意来抱泥娃娃。泥娃娃的多少没有定数,有时几十个,有时几个。


  一九八一年,村里的生产队正式的落下了帷幕,土地包产到户,这一年的春天,好像比以往更早一些,二月初二这一天,尽管是乍暖还寒,但勤劳的老农民,早就下湖(去地里)干活去了,当然这些勤劳的老农民当中也包括我爹。


  我娘和我大娘,两个人走在大街上,她们要去黄花观里抱阴缘,我娘和大娘(伯母)进去的时候,道观里的道爷迎上来,道爷一只眼睛,瘸着腿,因为道爷姓李,大伙都给他叫铁拐李,据说是当年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冤家,才成这个样子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算是因祸得福,生产队的时候,没有还俗,在道观里侍奉黄花娘娘。


  道爷说了几句话,我娘就和大娘进去拜黄花娘娘,拜完黄花娘娘之后,我大娘赶紧走到东北的架子上,用红布包着一个泥娃娃就走,本来我大娘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了,可是我大爷(大伯)想再要一个儿子,所以我大娘来抱娃娃。我娘走了过去,看见架子上的泥娃娃,有些犹豫了,这些可都是夭折的小孩,抱不巧就成了怨家债主。


  正在犹豫的时候,道爷铁拐李走了过来,口中念道:“无量天尊,施主既然和这些泥娃娃无缘就回去吧,明年二月初二还会有泥娃娃,等着结善缘。”


  我娘一听转头准备走,等要转头的时候,忽然发现角落里白光一闪,有个白色的小泥狗,那个小泥狗,浑身雪白,煞是可爱,我娘一看,情不自禁的拿起小泥狗在手中。白狗浑身雪白,两只眼睛像是活的一样,我娘看了半天,看完了之后,就想把那个小泥狗放下,这时道爷铁拐李说:“无量天尊,施主别放,天意如此,大善果大阴缘,施主这小白狐狸和你有缘,你抱回去吧。”


  我娘一听有点不知所措,手里的虽然是一只小白狐不是狗,可是这个抱回家不合适,于是我娘赶紧解释说:“道爷,我没有打算抱这只小狐狸,我是抱错了。”


  道爷说:“世间本无对错,轮回讲究一个缘分,小白狐和你有缘,这是天意,你抱回家自会有善果,老道我等着喝喜酒,到时候你们可要让老道吃饱喝足。”


  就这样我娘用红布包着小白狐回家了,后来就怀了我,到了十一月我出生了,道爷登门喝喜酒,喝完酒之后,让我爹把我抱来,看着我说:“令郎聪明伶俐,这个真是大善果。老道我没有礼钱,就给孩子起个名吧。”


  我爹一听非常的高兴,连忙说出八字,让道爷起名,道爷算了算,说:“这个孩子八字木弱,没有木不能成材,干脆就叫杨东子吧,你姓杨,东方多木气,小孩长大后会有出息的。还有一件事,你们要记住,这个孩子八岁之前根基不稳,你们一定不能让他吃鬼饭,否则……”


  我爹一听,赶紧问否则会怎么样,道爷铁拐李只是摇头,不肯说后果会怎么样,我爹又问什么是鬼饭,道爷说是上供上坟给鬼吃的饭。道爷能给起名是一件幸运的事,想想真是幸运,没有叫什么狗蛋、毛蛋的。一个月后,我大娘的小孩出生,因为排行老二,所以起名二怪,从这之后,我和二怪的故事开始了,我和二怪两个人脾气古怪,特别的顽皮,所以一般庄上的孩子,不和我们玩。


  一九八八年后,日子逐渐好过了点,我们庄上出青石,大多数人都在石塘做石匠,我和二怪还没有上学,不是我们年龄不够,也不是不想去上学,虽然我们八岁了,但是那个年代,兴虚岁这一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老师,他们老是说我们不够年龄。


  那个时候没有地方玩,也没有电视看,就只能到石塘那里玩。小时候我们都是玩泥巴高手,从青石缝里扣出的黄泥,粘性很大,可以捏成各式各样的东西。我们这一天在石塘里玩泥巴,用泥巴做成小火炉子,那个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把泥块做成长方形,然后里面挖空,下面留下吹火的小孔,用干驴粪蛋子点着之后,慢慢的吹,这时的小火炉子,就会冒出青烟,带着一种特殊的草味,吹一天火炉子,嘴上熏的黑黑的,像是长了胡子,虽然没有少挨揍,可是我们对这种小火炉子热情,依然乐此不疲。


  我和二怪在那里做小火炉子,这时有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说:“哥,你给我和笑笑每人做一个。”


  我一看是我的妹妹菡菡和笑笑,菡菡比我小两岁,小丫头长的可爱,口齿伶俐,在家里特别的受宠,所以有些刁蛮任性,笑笑是我婶子的孩子,胖嘟嘟的,大眼睛圆脸蛋,比我小三岁,那时候我们几个大的,把这个小丫头当个宝,她们两个整天跟在我们的后面,不过吹火炉子是小男生玩的,如果她们弄花了脸,我爹非打断我的狗腿不可,于是我说:“去去去,两个小丫头片子玩什么火炉子,火炉子玩多了小心长胡子。”


  妹妹一听,瞪着两只眼睛,慢慢变的模糊起来,接着张嘴就大哭,我一看吓坏了,在我们家重男轻女,不过是打人下手重,我犯错打我,妹妹犯错也打我,只要她一哭,我爹更是打我。我把泥巴一扔,赶紧捂住妹妹的嘴,哄妹妹不哭。


  这时二怪给菡菡和笑笑捏了个小狗,才算是哄住了我的两个妹妹,然后我们两个继续做小泥炉子,就在这时,听见庄上的大喇叭上喊:“村民们注意了,村民们注意了,晚上老戏台放电影……”


  我们一听放电影,把泥巴一扔不玩了,那个时候,庄上虽然有电了,但电视还是一种奢侈品,庄上只有我二大爷家有个十二寸的黑白电视,不过他家的电视收费,我们没有钱自然看不起,只能盼着有电影。虽然电影还是那几部,像什么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平原游击队之类的,但我们大伙百看不厌。


  放电影的地方,是一个老戏台,那里也叫断头台,以前土匪在老戏台上,杀过许多人,解放后又在戏台那里枪毙过人,所以老戏台不太干净,特别是阴天下雨的,到那里容易迷路,有时还会听见哭声,特别是有人传言,在老戏台那里,看见了没有脑袋的鬼和西瓜一样大的鬼火,一时间成了大伙闻之色变的地方,后来管理区的人不信邪,决定用实际行动,来反驳那些迷信的说法,于是那里成了放电影的地方,靠着庄上人民群众对文艺的热情,慢慢的把老戏台的歪风邪气、牛鬼蛇神压下去,本来让人不敢靠近的邪乎地,反过来成了我们最向往的地方,也正是因为这次看电影,我吃了鬼饭,结下鬼缘,还差点要了命。


  我和二怪听见放电影的广播,直接把手里的驴粪蛋子小火炉扔了,就往家里跑,一边跑一边盼着我娘早点做好饭,吃完了好到那个老戏台护上好地方看电影,这个看电影不能太往前,也不能太靠后,往前了声音大,噪音多,电影的布屏幕还都是花,看不太清楚,太靠后了,庄上的那些浪费布的大个子,会挡的严严实实,到时候光听声音,看不到影,所以最好的地方就是老戏台不靠前也不靠后的一个高岗。


  老人说那个是坟子堆,大人们是不上去的,只有我们这些孩子抢地方,虽然大人们不让我们上去,可是我们对电影的艺术太热爱了,根本怕邪魔鬼祟,几场电影下来,那个坟堆就被踏平了。现在想想那年头的电影,对我们有无穷的吸引力。回到家里,家中的大黄狗首先迎上来,一个劲的亲热,用舌头直舔我的脸。它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快下小狗崽了,我抱抱大黄的狗头拍拍脑袋,然后进屋去问我娘做好饭了没有。


  到屋里一看,桌子上盛着玉蜀黍糊dou,我爹正在那里喝酒,农村的酒就是那种地瓜烧,一种常见的烧酒,现在没有那种低档的地瓜干蒸馏酒了,现在的酒都是酒精勾兑的高档酒。我爹一看我回来了,就抬起头对我说:“东子,给你两毛钱,给我买盒普腾的烟去。”


  我看到两毛钱,眼睛都放光了,那烟一毛五,能剩五分钱,有了这五分钱,就可以买五块糖果,给菡菡、二怪。笑笑一人一块,我留着两块。橘子味的月牙糖,吃起来酸酸甜甜的一股子橘子味,吃着糖块看着电影,想想心里就高兴。


  出了大门,到了我家那幽深的小巷,穿过小巷就到了草碾子,这个草碾子不知道立于哪个年底,圆圆的石碾子早已经变成椭圆的形状,压起碾来,来回滚动,发出咯嘀咯嘀的声音和后面围着碾盘转的大石碾子完全不一样。那时候有碾的地方,都是紧地方,白天人压碾,晚上鬼压碾,所以一到半夜,本来热闹的地方,会变的人迹全无,每到这个时候,那小草碾都会不由自主的动起来,像是有看不见的人,在那里压碾,有时还会传来说笑声,晚上路过的人,说不定就会遇见鬼打墙。那些老嬷嬷老是拿这个吓唬我和二怪,以至于我们两个人,到小草碾就觉的想撒尿。


  我到小草碾面,那几个老嬷嬷又在那里说瞎话吓唬我,我吓的赶紧跑过去,老嬷嬷们看着我哈哈大笑,我不管他们,直接到了宋老头的代销店,那时候没有超市,我见到最大的地方,就是门市部,那里买的东西全,不买大件的东西,我们一般不过去。我们庄上的这个代销店,就一间屋子,一个泥台子,上面放着几个坛子,后面是货架,屋里乌黑乌黑的,各种气味混杂在一起,非常的好闻。


  进了代销店,我一下子爬到柜台上,对着宋老头说:“老头,给俺拿一包普腾的烟。”


  不是我不尊重老年人,是宋老头的辈分低,论辈分他是我大哥,农村的辈分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从来不按年龄论辈分。我趁着老头拿烟的空档,赶紧的揭开老头的坛子,伸手用筷子夹了一点豆腐乳放在嘴里,那时的豆腐乳非常的咸,买的时候论块卖。偷吃宋老头的豆腐乳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吃了点豆腐乳齁的不得了,于是赶紧的揭开酒坛子,偷用手沾了点酒,放在嘴里,一股辛辣加上咸味,如同火烧一样,我赶紧把舌头吐出来。


  宋老头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偷吃了,他皱着眉头说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豆腐乳这么咸,咋就齁不死你呢?赶紧的下去,这是你的烟和找的五分钱。”


  我心里暗暗骂了句老兔崽子,赶紧的跳下来,这时忽然看到瓜子,瓜子的诱惑太大了,于是我把烟放回去,学着大人的口气对着宋老头说:“那个老大,我不要普腾的烟了,给我一包八分的烟,然后给我一包瓜子,剩下的钱给我两块橘子味的糖块。”


  就这样我拿着烟和东西朝家里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打了一个激灵,这样回家去,我爹非打断我的腿不可,于是我赶紧的把瓜子藏到墙缝里,看到菡菡和笑笑在那里玩过家家,就把糖块给了菡菡和笑笑,想了一个合理的理由,壮着胆子到了屋里。


  到屋里我把烟递给我爹,我爹一看就说:“我不是让你买普腾的烟吗?”


  我支支吾吾的说:“我,我路上掉了一毛钱,所以就……”


  我刚说到这里,就见我爹脱鞋,这个可是要揍我的前兆,我吓的撒腿就跑,我爹把鞋直接朝我的屁股上扔过去,嘴里说道:“小兔崽子,一张两毛的,你能掉一毛,你给我回来,不回来的话,我非把你的狗腿打断不可。”


  我才不信,每一次打我都这么说,可是我的腿至今都好好的,反而回去之后,就会有一顿胖揍,用我爹的话说,就是棍棒出孝子,揍起来从来没得商量。饭是吃不成了,我出门之后,抱着板凳就往外跑,这时我娘过来问我跑啥,我说了句出去看电影,就在我娘的喊声中跑了出去。等我出去一看,我的妹妹菡菡和笑笑,两个人正在那里吃瓜子,我看着瓜子说:“你们两个小丫头,哪里来的瓜子?”


  菡菡奶声奶气的说:“哥哥,不知哪个傻瓜把瓜子藏在墙窟窿里,被笑笑看见了,我们拿出来就分着吃了。”


  这时笑笑用胖乎乎的小手,抓了一把瓜子对我说:“哥哥,你给了我们糖,我也把瓜子分你一些。”


  我当时心里那个懊恼,对着两个小丫头说:“我就是藏瓜子的那个傻瓜,把瓜子给我。”


  我一伸手,当时菡菡拿出自己的绝招,眼睛一模糊,大叫一声“爹、娘,我哥打我了”。接着就在那里大哭,我爹在院子里吼道:“小兔崽子你给我回来。”


  我一看事情不好,瞅了瞅那包瓜子,咽了口唾沫,然后撒腿就跑。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正好遇到二怪,我把事情和二怪一说,二怪也馋那瓜子,可是我们两个人不是两个小丫头的对手,只能干发狠,不敢回去要瓜子。两个人到了公路,看见放电影的已经来了,他们和管理区的人,在那里正用绳子扯着电影屏布,还有几个人在那里忙活着转胶片。


  我们到了那个小土堆,有几个小孩已经护上地方了,不过我们不怕,上去一吓唬他们,几个人乖乖的把地方让给我们。我们坐下之后就盼着电影早点开始,现在太阳已经落山了,只要天一黑,就会放电影。这时我家的大黄狗来了,到了我们的身边,用身子蹭蹭我,然后就在土堆上用爪子扒,看样子土堆里有东西,我们赶紧的围上去,看着大黄扒东西,这时在土里忽然出现了白色的东西,那个东西圆滚滚的像个球,我们小时候玩具匮乏,这一扒出球一样的东西,我们都瞪大眼睛看着。


  这时几个小孩在那里用手,开始扒那个圆球,我对着那伙人说:“去去去,都滚一边去,这个圆球是我的,我先画上迷郞,谁也不许动。”


  说完我就在那里画圈,这些小孩一听不干了,直接反问我,凭什么是我的,我说:“这个圆球是我们家大黄从土堆里扒出来的,当然是我们家的,你们要想扒的话,自己到别处扒去。”


  那些小孩看看我很不服气,二怪在旁边帮腔说:“你们不服气咋滴,不服气的话,我哥让大黄咬你们裤裆里的小雀。”


  几个小孩赶紧捂住裤裆不吭声了,我们家的大黄高大威猛,而且最听我的话,说让咬谁当时就咬,当然不是真咬。我蹲下身子,用手摸着那个圆球,圆球摸上去滑滑的,冰凉冰凉的,好像有股子寒气,从指头尖上,一直传到骨头里。


很多读者反应,为什么很多故事都没有结局,这个东家要解释一下,并不是东家故意吊大家胃口,因为东家也不知道结局,这些故事都是书友提供的,恩恩。

另外最下方有一条guang,gao,看完书的小伙伴,一定要帮忙点一下,点进去再关闭就行了,不用做任何操作,也没有任何损失,但这样东家能有一份微薄的收入,只有大家的支持,东家才能把免费的小说做到底,一定要记得点下面!!!


  我觉的好玩,就让二怪也摸摸,二怪在大伙的嫉妒眼神中,用手摸了摸圆球,也说好玩,我接着就扒了扒两边的土,然后把圆球慢慢的从土里捧了出来,当我把圆球高高兴兴的举到眼前的时候,就觉得浑身冰凉,我手里的那个,哪是什么圆球,而是一个骷髅头,此时骷髅头用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看着我,鼻孔朝天,嘴巴张着,像是在那里笑,我像转头,不和骷髅头对视,可是我感到自己好像被那骷髅头黑洞洞的眼睛吸引住了,骷髅头死死的盯着我,耳边出现了一种嘈杂的声音,那个声音像是人临死的时候,发出的惨叫声,毛骨悚然的声音似有似无的在周围飘着,那种声音很飘渺,但又感觉像是骷髅的嘴里发出来的。



灵异读物

ID:lingyiduwu

每天推送最猎奇的资讯,最惊悚的故事

长按二维码关注(识别图中二维码)

全本免费的小说,需要大家支持,大家每天帮东家点下面,就相当于给东家增加了一个正版订阅,和一支烟钱。现在就来点下面吧!!!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