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武则天:权力是最好的春药

最爱历史2018-02-12 20:28:25


大周(大唐)久视元年(700年),一则关于大周皇帝武则天(624-705年)要“选美”的消息,很快就骚动了整个洛阳城和大周帝国。


这一年,叱咤风云的大周皇帝武则天,已经76了。


于是,一时间,整个洛阳城和大周帝国到处是要给皇帝武则天进献“男色”的奏折,帝国,又掀起了一场桃色风雨。


▲76岁的武则天“选美”,搞得满国风雨。


看到武则天“选美”又搞得到处乌烟瘴气,右补阙朱敬终于忍不住了,于是他给武则天上了一道奏折说:臣听说“志不可满,乐不可极”,皇帝您的男宠,前后已经有了薛怀义、张易之、张昌宗等不少美男,本来应该够了;但最近这场选美风波,搞得朝廷上下内外“无礼无仪,溢于朝听”,也希望皇帝您能听取一些意见。


没想到武则天看了朱敬的奏折,也不生气,反而赏赐给了他百段彩绸,并且嘉奖朱敬说:“要不是你直说,我还真不知道(选美)搞成这样了。”


男宠环绕的女皇:权力的春药


对朱敬说是这么说,尽管已经76岁高龄,可这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代女皇,仍然在尽情享受着自己美满的青春:从66岁那年(690年)逼迫自己的儿子唐睿宗李旦退位以来,帝王的权力成了她最好的春药,加上她善于打扮,以致于即使是她的子女和左右跟班们,都“不觉其衰”


当上女皇帝后的第三年,长寿元年(692年)八月,已经老掉牙、68岁武则天,又长出了新牙齿,这让女皇喜出望外;六年后,圣历二年(699年)正月,75岁的武则天又生出了八字重眉,让她生出了更多自信。


女皇,这是要返老还童的节奏吗?


尽管当上皇帝时已经66岁,但她仍然日理万机、精力充沛,“政由己出,明察善断”,所以对于自己的身体和青春,她也有着异乎常人的渴求。


即使到了晚年,武则天仍然精力充沛、日理万机。


当上皇帝后第八年,圣历元年(698年),已经74岁的武则天设立了专门招纳男宠的机构控鹤监,控鹤监的负责人,就是武则天的著名男宠张易之;武周通天二年(697年),深深懂得母亲寂寞的太平公主,将美男子张昌宗献给了武则天,进入皇宫后,张昌宗马上又将自己的哥哥张易之也推荐给了女皇。


于是女皇马上下令召见张易之,《旧唐书》的记载是,武则天相当满意:“甚悦”


男宠们获得女皇的宠幸,难免骄横起来。此前,武则天那位本来是在洛阳街头卖药为生的壮硕男宠薛怀义,仗着皇帝的宠幸,就在洛阳街头横行霸道,甚至纵容自己的手下为非作歹,右台御史冯思勖出面阻止,竟然被薛怀义和恶奴们差点殴打致死。


薛怀义本名冯小宝,是街头无赖出身,由于出身低微,于是武则天便让他假装是驸马薛彻的族人,为了方便他自由出入皇宫侍寝陪床,武则天干脆将他剃度为僧。仗着武则天的宠幸,薛怀义势倾朝野,朝廷上下竟然无人敢直呼他的名字,而是纷纷谄媚地“尊称”他为“薛师”


当时,洛阳城内有一个老年胡人自称自己500岁了,说他200年前就见到过薛怀义,没想到薛怀义不仅没老,200年来反而越来越年轻了,对于这种鬼话,武则天竟然也深信不疑。


街头混混出身的薛怀义,成了帝国女皇的情人。


690年登基做皇帝前,薛怀义也很识做,吹捧武则天是“弥勒佛”转世,为武则天大肆造势;尽管宠爱薛怀义,但武则天并未完全冲昏头脑。


薛怀义仗着自己牛逼,整天带着一帮喽啰进出洛阳皇宫,没想到有一次竟然在皇宫碰到了宰相苏良嗣,牛逼哄哄的薛怀义于是便呵斥苏良嗣,说老头儿你走开,我要进去,没想到性格刚硬、平时早就对薛怀义心怀不满的苏良嗣,竟然命令手下一把将薛怀义抓住,然后苏良嗣自己亲自上马,“啪啪”就甩了薛怀义几大耳光,然后把他一顿暴打。


薛怀义那里受过这种气,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跑到武则天面前告状,说:皇帝呀,你看苏良嗣这个老头竟然敢打我!皇帝你要替我做主啊!没想到武则天却告诫薛怀义说:


“皇宫北门才是你出入的地方,南衙是宰相们处理朝政的地方,你以后不要再走那里了。”


对于士大夫,武则天仍然保有着敬意,并且善于利用,而这也是她实际掌握李唐王朝王权40多年间,尽管大兴酷吏、诛杀皇室,却仍然能紧握权柄的重要原因。


后来,薛怀义因为失宠,竟然放火焚烧洛阳城内的天堂等重要建筑泄愤,并失火殃及到明堂等武则天耗尽国库建造的帝国建筑,最终,武则天痛下杀手,下令将薛怀义杀死,并送到洛阳白马寺火化埋葬。


“美容颜”的张易之兄弟,让武则天爱怜交加。


薛怀义之后,武则天又先后宠幸过御医沈南缪等人,而对于女儿太平公主进献的“小鲜肉”、时年只有二十来岁的张昌宗张易之兄弟,武则天对于他们的贪污、索贿、买卖官职等行为更是放纵不管,甚至对张易之兄弟诬告朝廷重臣御史大夫魏元忠等案件,也统统赦免不予追责。


当时,武则天的亲孙子邵王李重润、亲孙女永泰郡主,私底下对张氏兄弟不满,抱怨了几句,没想到被张易之兄弟派人窃听后,向武则天打了小报告,武则天便下令杀死了自己的亲孙子和亲孙女。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朝廷上下自然没人敢得罪张易之兄弟了,于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开始干涉朝政,逐渐势倾朝野,武则天的爱宠和昏聩,也使得朝臣们越发担忧,张易之兄弟可能会趁着女皇年老多病,趁机发起篡夺帝国最高权力的不轨阴谋。


在对待男宠这个问题上,女皇,显然在爱怜中,开始昏聩了。


收敛酷吏政治:权腕的转型


女皇老了,她时而清醒,时而昏聩,但对于自己篡夺李唐江山前后的一些理政行为,她也有所反思。


在683年她的丈夫、唐高宗李治去世后,武则天开始推行酷吏政治,并唆使一帮恶徒和酷吏到处告密和诬陷,将李唐王室以及支持李唐的王公大臣们几乎诛杀殆尽,为了恐吓政敌和巩固统治,她在大唐帝国到处推行告密政治等恐怖统治,致使帝国内外人心惶惶。


当时,武则天手下的酷吏们,创办了“喘不得”、“突地吼”、“失魂胆”、“死猪愁”、“求即死”等一大批残酷刑具,他们将人随便抓来,往“犯人”们的鼻子里拼命灌醋,放在大瓮里面烤火,全身围绕火环进行炙烤,还创造了《告密罗织经》,专门教授手下怎么陷害无辜和罗织反状,以致于当时的王公大臣们上朝,都要与家人提前告别,因为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但690年夺得帝位,“革命”李唐,建立“大周”、巩固统治后,眼看着昔日的一帮恶徒马仔已开始失去利用价值,为了安抚人心,于是武则天又开始诛杀自己当初的得力干将:酷吏丘神勣、周兴、索元礼、王弘义等一帮恶徒,又纷纷被自己的主子、女皇武则天一个个下令逮捕:或流放致死、或直接杀掉。


因为酷吏政治这玩意,只能施一时,而不能行一世。所以谋略深沉的武则天,在巩固统治以后,必然要开始收敛早先肆无忌惮、血腥四射的杀伐了。


来俊臣的被杀,标志着武则天晚年酷吏政治的转型。


但酷吏们也是包含野心的。著名的酷吏来俊臣,觉得杀李唐王室不过瘾,于是便想出法子,诬告武则天的各个侄子、武氏诸王,还有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以及皇嗣李旦、庐陵王李显与南北衙禁卫军想一同谋反。本来,来俊臣是想着通过罗织惊天谋反案,然后将李唐王室的最后残余,以及将武则天的亲信势力一网打尽,趁机攫取国家权力。


没想到事情泄露,来俊臣反而被人告发,被执法部门判处死刑,但武则天却一直拖着不愿意处死这位得力干将,最终在朝中大臣的联合逼迫下,武则天才依依不舍地宣布将自己的这位“能臣干将”处死。


万岁通天二年(697年)六月三日,武则天最终判令将来俊臣于洛阳闹市斩首:行刑之日,洛阳城中万人空巷,人人争相想看这位酷吏魔头的最终下场——来俊臣的人头被斩下后,愤怒的洛阳百姓欢呼雷动,甚至蜂拥向前啃咬来俊臣的尸体,可见满城百姓对他的仇恨之深。


来俊臣被斩首后洛阳百姓的举动,也让73岁的武则天深深震撼,因为实际上,她才是来俊臣等酷吏背后最大的靠山和指使、纵容者,但武则天仍然要装装糊涂:来俊臣被杀后三个月,武则天假装问后来成为开元时期名宰相的姚崇,说,“当年朕也曾怀疑过,来俊臣、周兴这帮人,报上来这么多谋反案,难道就全是真的吗?可我派去很多近身大臣们去勘验,他们也都说没有冤情,这又是为什么呢?”


对此姚崇说:他们也是被来俊臣等人吓怕了,哪里敢说真话?


武则天对此非常满意,她总结说,是的,都是这帮王公大臣们曲意奉承来俊臣他们,“陷朕为淫刑之主!”


她说的非常委屈,好像忘记了,纵容来俊臣等酷吏,到处诬陷、害人的元凶,其实就是她本人。


敲定帝国接班人:泪流满面


在某种程度上,女皇清醒得很:对于男色的纵情享受,对于酷吏在榨干利用价值后该杀就杀,都表明,武则天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非常强悍和睿智。


但她毕竟已经老了,帝国的接班人究竟选谁,一直在困扰着她。


起初,她想立自己的侄子武承嗣为皇嗣,但武承嗣残暴、好色,后来又郁郁不得志,提前死掉了;于是,武则天又想立她的另外一个侄子武三思为皇嗣。


有一次,武则天直接就这个事咨询宰相们的意见,没有人敢说话,却只有狄仁杰挺身而出说:“臣观天人未厌唐德”,还是要立李唐之后;况且梁王武三思只是你的侄子,而庐陵王李显(被废的唐中宗)、皇嗣李旦(被废的唐睿宗)却是您的亲生儿子,姑侄与母子相比哪个更亲呢?


狄仁杰等重臣的劝说和坚持,最终让李唐王室回归权力中央。


对于武则天来说,她亲自“革”了李唐王朝的“命”,所以对她来说,是选一个姓“武”还是姓“李”的血亲来做帝国的接班人,一直是让她非常困惑的问题,但在这个关系帝国传承的根本问题上,狄仁杰等大臣却始终坚持奏请立李唐后裔为后,看到人心所向后,武则天最终不得不下定决心。


自从683年唐高宗李治去世后,武则天几乎将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唐高宗李治的儿子们全部斩尽杀绝,当初,她的丈夫唐高宗李治共有8个儿子:其中4个为李治与其他妃嫔所生,4个为武则天所生——对于非亲生的唐高宗的皇子,除了许王李孝早亡外,太子李忠、泽王李上金、雍王李素节均全部被武则天迫害致死;


不仅如此,为了夺取帝位,她又下令毒死了觉得碍事的亲生儿子太子李弘,并逼令自己的二儿子、太子李贤自杀。


李治去世后,她剩下的两个亲生儿子,三儿子唐中宗李显先是当了一个多月皇帝,便被她贬斥到房州(今湖北房县);她的小儿子、唐睿宗李旦在当了六年傀儡皇帝后,最终也被她亲手拉下马来,名义上虽为皇嗣,但却始终被她母亲软禁监视。


圣历三年(698年),武则天最终派人,将当初被她亲手废黜的亲生儿子、后来从皇帝被降格成庐陵王的李显接回洛阳城中。然后,武则天将李显藏在帘幕后面,召唤狄仁杰等人前来。


懦弱胆怯的李显,重新被推到帝国舞台的中心。


武则天对狄仁杰说:你此前说的立谁为皇嗣的事情,你现在再说一遍,如果符合我的心意,我就成全你们;如果不符合我的心意,立马就叫你们死在这里!


没想到狄仁杰并未被吓倒,仍然坚持请立武则天的三儿子庐陵王、此前被废黜的唐中宗李显为皇嗣,说到激动处,狄仁杰泪流满面,“言发涕流”;这使得在这件事上也一直犹豫不决的武则天也受到感染、流下了眼泪,随后,她命令手下拉开帘幕,叫出庐陵王李显,对着狄仁杰说:


“还卿储君!”


然后武则天抚摸着狄仁杰的背,泪流满面的说:


“你不是朕的臣子,你是大唐的社稷之臣。”


在最爱君看来,她想要进行女性的皇权革命,但最终却发现,还是输给了那个男权社会的汪洋大海,因此以致,泪流满面。


政变后被逼退位:迅速衰败的女皇


李显被接回洛阳后,最终被重新确立为皇嗣;而李旦则让出皇嗣,做起了自己的相王。


但武则天仍然不愿意让出权力,神龙元年(705年)正月,81岁的武则天身染重病,居住在洛阳宫中长生殿,当时,太子李显、宰相张柬之都很难见到武则天本人,而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却日夜陪在皇帝身边,这也使得洛阳城中人心惶惶、谣言四起,都说“张易之兄弟要反了。”


眼看皇帝病重,而太子、宰相却难以近身,在此情况下,宰相张柬之毅然联合桓彦范、敬晖、李湛等人、推举太子李显发动政变,并挥兵进宫杀死张易之、张昌宗兄弟,然后包围了武则天居住的长生殿。


听到消息,武则天猛然惊起,说:“是谁作乱?”当听说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被杀后,武则天盯着仍然懦弱怯怯的太子李显说:


“这两小子已经被杀了,你可以回东宫去了。”


长期处于母亲高压下的李显被吓得不轻,这时还是桓彦范说了一句:“太子怎么能回去?太子久居东宫,群臣都没有忘记太宗(指李世民)、天皇(指唐高宗李治)的恩德,还请陛下传位太子,以顺天人之望!”


听到这一席话后,武则天躺下来“翻身而卧”,不再说话。


被夺去帝位的武则天,迅速衰老下去。


政变后第三天,神龙元年(705年)正月二十四日,武则天最终下诏传位于太子;次日,李显重新即位,这也就是第二次当上皇帝的唐中宗。


此后,唐中宗李显每隔十天,就去看望一次武则天;失去了皇位的武则天,精神状态迅速恶化,以往那个虽然年老,但却容颜焕发、天威逼人,连子女和左右大臣都“不觉其衰”的一代女皇,迅速变得“形容羸悴”,这使得唐中宗李显刚开始,被吓了一大跳。


因为在唐中宗李显的印象中,母亲武则天一向威严无比,而眼下这个被迫卸去帝国皇位的女人,迅速衰败的样子,连他这个儿子,看着都感到惊心动魄:没有了皇帝的权力春药刺激,他发现,原来母亲武则天,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而已。


乾陵前竖立的无字碑:武则天一生功过任人评说。


神龙政变后十个月,困居洛阳的武则天,最终在郁郁寡欢中走完了她不平凡的一生,临死前,武则天让儿子削去她的帝号,从“天册金轮圣神皇帝”,改称为“则天大圣皇后”;武则天并且遗嘱吩咐,将当初被她迫害致死的王皇后、萧淑妃,以及大臣褚遂良、韩瑗的家人从奴隶恢复为自由身。


最终,她选择了告别帝位的称号,改而以唐太宗的儿媳妇、唐高宗的皇后名义,请求与唐高宗李治合葬于乾陵


她死后,乾陵前竖立起了一座高大耸峙的无字碑。无言以对,一代女皇,一生功过,最终任人评说。



参考文献:

刘煦等:《旧唐书》;中华书局1975年版

欧阳修等:《新唐书》;中华书局1975年版

司马光等:《资治通鉴》;岳麓书社2010年版

杜文玉:《唐代宫廷史》;百花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

易中天:《易中天中华史》;浙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版




—END—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最爱历史

回复关键词“最爱粉”免费领101本子书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