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

神奇的“宿命通”功能(164)

楼主:主流参阅 时间:2018-06-08 20:47:29

江苏省新沂市北沟镇的9岁女童小锦,从4岁开始就发现有宿命通功能,到了8岁多妈妈按照她说的真生下了弟弟,才广为人知。


小锦小的时候,总听妈妈念叨想再生个儿子,就叫妈妈别担心,说在她8岁的时候,妈妈就会如愿以偿。妈妈听了笑笑,以为女儿在安慰她。结果,果然在小锦8岁时,她妈妈怀第二胎,而且真是个男孩。这一下小锦名声大噪,不光是本地人,还有来自浙江、安徽等地来人求她给看的。


其实,小锦不是“送子娘娘”,也不是仙女下凡,她就是有一种功能叫“宿命通”,是世界上公认的六种功能之一。


什么是宿命通功能?宇宙有无数不同的时空,每个时空都有它自己的时间,在这个时空的时间中某个事情可能还没有发生,但在另一个时空的时间中它可能早已经过去。具有最基本宿命通功能的人就可以知道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而且还是带有年代的。具有特别大宿命通功能的人,可以知道整个天体和宇宙的变化。


有宿命通功能的人能够准确“预言”什么,例如小锦,看到了她8岁那年,妈妈生了一个男孩,就是她生活的这个时空中还没有发生,但在另一个快的时间场中她的弟弟已经存在了。有宿命通功能的人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得开了天目,另外的空间必须通过天目(在两眉之间,俗称第三只眼)去看。


真正有功能的人少之又少。什么都看不见就顺着人的心,怎么逗人高兴就怎么说的,那是为了骗钱。现在这种人在中国特别多。


有“宿命通”功能的人不但中国有,外国也有,而且有些非常著名,例如二十世纪美国具有“宿命通”功能的珍妮·狄克逊,她被誉为“最著名的占星家和特异功能者”。


美国总统也要向她请教


珍妮·狄克逊生于1918年1月3日,死于1997年1月25日。对许多重大事件的准确无误的预言为她赢得了国际声誉。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各国政治家、社会名流和商界要人都曾积极寻求她的建议,许多外国名人情愿放弃白宫的私人宴会而与她约见。


她准确预言的大事件太多了,其中包括对美国总统兄弟三人的预言:“约翰·肯尼迪”和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之死,其弟弟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的死里逃生,还有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之死,等。


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之死(1917年5月29日─1963年11月22日)


美国第35届总统,1963年11月22日在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被刺身亡。这一震惊世界的事件在肯尼迪总统遇刺前11年的某一天就被预言。


1952年11月22日以前的一天,那是一个下着毛毛雨的清晨,迪克逊女士走进首都华盛顿的圣·马太大教堂去作早祷。她几天来一直有一种预感,似乎有重大事件要发生,而自己将要卷入其中。


当她站在圣母玛丽亚的雕像前时,突然一片耀眼的光芒中白宫出现在她面前。在白宫顶部的上方,从雾中现出了“1960”这个数字。一团不祥的乌云出现了,盖住了数字,并慢慢下降到白宫的上面。然后她向下看,看到一个年轻人,高高的身材,蓝眼睛,满头篷乱的粗棕发,静静的站在白宫的大门前。当她还在盯着他看的时候,不知哪儿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告诉她说,这个年轻人是个民主党人,将于1960年当选总统,并在任职期间被人刺杀。


整个影像随即淡入到墙壁中,淡入了远方,柔和的就像它来时那样。但它却始终伴随着迪克逊女士。1960年,那个1952年曾在迷雾中出现的年轻人果真当选总统,他的名字叫约翰·肯尼迪。一直到1963年那个被刺杀的日子,迪克逊女士曾在圣·马太大教堂看到的影像在达拉斯成为现实。


1963年11月初,离肯尼迪总统被暗杀的十几天前,肯尼迪好友凯·哈利女士家来了一位不速女客,神情焦虑的开门见山:“总统刚作出决定,要去南方某个地方。我知道你和肯尼迪总统一家来往甚密,请你传个话叫他别作这次旅行。”凯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来客继续说道:“很久以来,便有一团乌云罩在白宫上空。那团乌云越聚越大,现在正开始朝下压。这意味着大祸即将临头,他离开白宫会遭暗算的。”


凯觉得这位不速之客未免太唐突,她没有下逐客令,而是淡淡敷衍:“假如这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那么我们再怎么努力都于事无补,对吧?”迪克逊女士不肯罢休:“有时,哪怕是再小的契机,只要来得及时就可能扭转局面,化险为夷,你必须警告他!”凯不以为然,只是因为对方一再坚持,她才答应尽力而为。但是客人一走,她便把这件事丢到脑后。


11月22日中午,在华盛顿的一家餐厅里,正兴高采烈的同朋友交谈的凯被侍者叫到电话机旁:一个沉重的声音响起“总统遭到枪击”。凯面色骤变!


后来,在回忆起这件事情时,珍妮·迪克逊女士说:“现在我意识到,我当时的努力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他的死是以(神的)启示的形式显现给我的,而启示所显现的命运是绝对不能改变的。”


爱德华·肯尼迪死里逃生(2009年8月25日病逝)


老肯尼迪的四子爱德华·肯尼迪,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是肯尼迪家族政坛三兄弟中最年轻、看上去最有前途的一位总统竞选人,他是老肯尼迪进政界的三个儿子中唯一一个被迫退出总统选举和唯一一个死里逃生的幸运者,也是四兄弟中唯一一个活到了77岁。


他本人在1964年6月20日乘飞机遇事脊柱折断。1969年的一次车祸中涉及到一位年轻女子的死亡,这一事件最终迫使他退出了1979年的总统竞选。他的二哥约翰·肯尼迪总统于1963年11月22日被人刺杀;他的三哥、总统竞选人罗伯特·肯尼迪于1968年6月5日被人暗杀。


如此看来,肯尼迪家族的兄弟都有能力当美国总统,但老天不允许。


肯尼迪总统被刺后不到三个月,1964年2月22日左右,迪克逊女士对凯·哈利、埃莉诺·邦加德纳和露丝·蒙哥马利说:“肯尼迪家族的悲剧还没有结束。我看到另一个悲剧很快要发生,那是针对他们家中的另一位男性成员的。”


4个月后,1964年6月19日那个星期五的早晨,曾在多位总统手下任过职、并得到过艾森豪威尔总统和肯尼迪总统授予勋章的杰出政府官员沃尔特·斯托克的太太玛丽打电话给迪克逊女士,诉说丈夫因震颤性麻痹症而卧病在床,医生们一致认为没希望了。她希望珍妮告诉她,如果“上帝的旨意”让他去了,她想知道是否可以埋葬在阿林顿尽可能靠近肯尼迪总统的地方,因为他太热爱这位总统了。


珍妮一边叹着气一边说道:“玛丽,肯尼迪家族的悲剧还没有了结。我看到另一个悲剧几乎马上就要到来。”


“你的意思是说总统的父亲吗?”斯托克太太问道。三年前总统去世使这个家族族长深受打击,导致瘫痪中风。


“不,不是”,珍妮回答说,“这回是年轻的参议员。玛丽,如果你真是很热爱肯尼迪家族的话,请你去告诫他们,在以后的两周内,爱德华必须绝对远离私人飞机。否则,将要发生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斯托克女士在门口拾起报纸,读着那显眼的大标题: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在一架包租的飞机坠毁时身受重伤。他的亲密助手和飞机驾驶员遇难。参议员伯奇·贝及其夫人伤势比爱德华·肯尼迪轻。爱德华的脊柱折断。


斯托克夫人冲到电话前,发疯似的拨了珍妮的电话号码。“珍妮,真的出事了!就像往回一样,你的预感是正确的!”


珍妮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斯托克夫人迫不及待的在电话里给她读报纸的细节,报纸读完后,珍妮平静的说:“那不是预感,是上帝让我看到的。”


马丁·路德·金之死(1929-1968)


早在1948年,狄克逊(迪克逊)女士就指出,美国的共产党人正在计划渗透到黑人运动中去。但直到1960年,他们才开始计划谋杀那个将要在1968年的民权斗争中领导黑人运动的人。在1960年的一次集会上,狄克逊女士告诉她的丈夫吉米和一些关系密切的朋友们,马丁·路德·金将会在1968年遭到美国共产党的枪杀。


在1968年4月那个灾难性的星期的星期一,迪克逊女士因公拜访了众议员弗兰克·博依金,后者邀请她共进午餐。弗兰克事后回忆说:我清楚的记的那一天。我们在华盛顿旅馆的顶层餐厅里吃着午餐。华盛顿的市长在和几个报界的人谈政治,他的桌子紧挨着我们的桌子。……


“我最近和南部的许多人谈话”,我对珍妮说,“他们都担心这个麻烦,而我很不想看到马丁·路德·金又到这个城市来组织另一次游行……”。


珍妮从她的盘子上抬起头来,摸了一下我的手,“别担心那个事,弗兰克,”她微带悲哀的说,“马丁·路德·金到不了华盛顿……他在到达这里之前将会被枪杀。他会在脖子上挨一枪……”。


“但他正在计划几天之内就来这里……”我很吃惊并且不相信的说,“别给我说他会那么快就遭枪杀……”。


“就是那样快”,她强调的说,“他将永远到不了这儿。他将被枪杀……而紧接着就是罗伯特?肯尼迪!”


在那个致命日子的傍晚,迪克逊女士正和朋友在一家餐馆进餐。过道里一位男子在照管着一台电传打字机。正当餐馆老板奥格夫妇来到迪克逊女士的桌子前问侯和闲谈时,那位看管电传打字机的男子从机上扯下一长条纸带,几步走到迪克逊女士的桌子前,钦佩的把纸带递给她,并说道:“迪克逊女士,这儿是你的预见,马丁·路德·金死了。”


罗伯特·肯尼迪之死(1925-1968)


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1963年11月22日被人刺杀后第二年,1964年他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当选为纽约州参议员。1968年6月初,罗伯特刚赢得了民主党加利福尼亚总统预选的胜利,便于6月5日早晨在洛杉矶一家旅馆内遭到枪击而死亡。


珍妮·迪克逊女士预见了这一惨案,多次请朋友和肯尼迪亲属帮忙与罗伯特联系,希望他能够关注这件事,阻止这一惨案的发生。但多次努力多次失败,不是罗伯特本人默默拒绝,就是他的亲属朋友们忘记嘱托。好像命运就是要将罗伯特置于死地。


珍妮第一次的努力是在1967年9月13日,离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的日子8个月零23天。那天,珍妮找到好友、《太平洋战争日记》一书的作者詹姆斯·华黑,他同时也是肯尼迪一家的密友,急切委托他转告参议员罗伯特,说“请告诉他,我必须见他,和他谈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我希望他能理解”。并为此主动送上一本自己亲自签名的著作,作为约见的桥梁。


罗伯特见到詹姆斯很高兴,并问他“有什么特别的事我可以为你做吗?”詹姆斯说,“珍妮·迪克逊要我把她这本签名的书送给你,她说她想见你。她让我告诉你这件事!”


珍妮有预言功能罗伯特早有所闻,他转过身去,然后停下来,头慢慢低下去,直到他的眼睛盯住他前面的地板,一动也不动,过了好一会儿,詹姆斯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打破了屋子里死一样的寂静,客气的告辞了。


在同一年稍晚的时候,詹姆斯写了一封信给他,再次告诉他,他应该与珍妮·迪克逊建立联系。詹姆斯还建议说,此事可以非正式的进行,不让别人知道。但参议员罗伯特一直没有回话!


1968年1月,离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的日子不到5个月,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海滩召开了一个由“肯塔基炸鸡”行业的股东们和特许代表们参加的会议,迪克逊女士与会。她在会上讲话后照例询问听众有什么特别的问题。“罗伯特·肯尼迪会成为美国总统吗?”一位股东问道。珍妮的回答直接了当、无遮无掩:“不,他永远不会成为美国总统。”


当晚有十多个与会者去了迪克逊女士的住处,其中的弗兰克·卡拉汉私下里问她:“你能肯定罗伯特·肯尼迪永远作不成总统吗?”


“是的,卡拉汉先生。他将在今年六月于加利福尼亚被暗杀。”(罗伯特被暗杀日期是当年的6月5日)。


1968年3月4日,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3个月零1天,詹姆斯·华黑又和罗伯特有过一次会面。他回忆道:当我在珍妮丈夫的房间里等待她时,随手拿起一张报纸。闯入我眼帘的首先是鲍勃·杜克1968年2月20日的专栏文章:“华盛顿的预言家珍妮·迪克逊星期一晚上在这儿告诉被她强烈吸引的5千多名听众说,‘美国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将永远不会当选总统’。她为什么说他永远不会成为总统呢?他还没有参与竞选啊!”


第二天早上,当詹姆斯·华黑见到罗伯特时,没有提起报上的事,不知他自己是否曾看到。詹姆斯给他一个从波士顿顺便买来的圣·帕特里克小饰板,它的一面是圣·帕特里克像,另一面是一首三行诗:


在魔王知道你死亡

之前半小时

希望你已进天堂。


当罗伯特·肯尼迪的眼睛尾随着那些单词时,他的手在颤抖,他只是盯着那个礼物上的小诗,依然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里充满悲哀和忧郁。那次会见一周后,詹姆斯又见到他,但这回他正在电视上宣布他竞选总统的决定。


罗伯特·肯尼迪像被什么超自然的力量控制了一样,无论怎么悲哀、忧郁和颤抖,但他非要往死路上奔。


詹姆斯此时明白了珍妮·迪克逊急于要见罗伯特的原因,看来他不单是竞选“决不会成功”的问题,詹姆斯变的恐惧起来,一心要救他。


1968年3月29日,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2个月零6天,在得克萨斯州的福特·沃斯的一次庆祝早餐上,迪克逊女士在讲话的前后,对陪伴她的米娅·怀特海、欢迎委员会的成员们以及得克萨斯州参议员约翰·托尔的妻子感情冲动的说:“当罗伯特在加利福尼亚时,他会被枪杀!”


1968年4月4日,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整整2个月,在华盛顿旅馆共进午餐时,珍妮告诉她的朋友、时任阿拉巴马州众议员弗兰克·博依金和奥克罗·博伊金:“马丁·路德·金将会被枪杀,紧接着就是罗伯特·肯尼迪”。


众议员弗兰克是罗伯特父亲乔·肯尼迪最好的朋友,对于这个晚辈,他一直试图告诫,但罗伯特不听,执意要竞选总统。老肯尼迪已经失去了一个总统儿子,他怕再失去第二个,于是他打电话给弗兰克,希望他劝阻自己的儿子竞选总统:“试试看你能对他作点什么”。弗兰克无奈的说:“你知道我对他什么也干不了,他不听!”老肯尼迪绝望但又不甘心的希望能请动与儿子关系很好的众议员霍华德·史密斯去当说客。弗兰克立刻打电话给众议员史密斯,他和罗伯特作了一次长谈。但什么也没有改变。


1968年5月28日那天,在洛杉矶“大使旅馆”的大舞厅里,珍妮在会议上讲话后请听众提问题。有人问罗伯特是否将成为美国总统,“不,他不会。他永远不会成为美国总统”,她平静的回答,“因为就在这个旅馆内将有一个惨案发生。”


会后,珍妮还在想办法挽回这个不幸,她曾考虑是否通知旅馆的管理人员,但因为罗伯特下周要在这里讲话,被(退伍军人组织)美国军团的官员乔治·梅恩斯以会给旅馆带来烦恼而否定。佛罗里达州副州长的岳母琼·赖特听到后,立刻通知当晚正呆在此旅馆内的罗伯特的母亲罗斯·肯尼迪。电话打了三次,都没人接听仅让留言。琼无奈只好留言,并请老肯尼迪夫人回电话以便告诉她那个不幸的预言,但是直到儿子罗伯特被暗杀,老夫人罗斯也没有注意过那些留言,琼·赖特没能再找到机会告诫她!


当珍妮一行人经过酒吧过道准备走出舞厅时,珍妮突然间感觉到了死亡……它到处弥漫,以一切黑暗邪恶的东西充满了这个过道。浓重的厚厚的黑暗包围了她,恐怖的暗流从四方向她靠近。她畏惧的向后退缩,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伤了。梅恩斯惊叫起来:“出什么事啦,珍妮?出了什么事?”他的声音把珍妮唤回到现实中来,她断断续续的说:“罗伯特·肯尼迪……这就是他要被枪杀的地方,乔治!我看到他倒在地板上,浑身是血……”


这天,离罗伯特被暗杀还有8天,珍妮知道一切已经不可挽回,她无奈的等待着这一天的降临。1968年6月5日,宣布竞选总统的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来到“大使旅馆”准备演讲,那天他不过是把珍妮8天前看到的景象从新表演一遍而已。


事后,珍妮·迪克逊女士说到此事时曾用“他选择了去死”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公平的。在没有办法面谈时,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对罗伯特·肯尼迪本人和家族成员直言这个预言呢,包括珍妮在内?为什么罗伯特预感到不幸,而且颤抖、悲哀和忧郁,却坚持竞选总统?他真固执到那种地步吗?一切都是那么蹊跷,蹊跷到让人感到冥冥中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在主宰着这一切,在有意制造和完成这个悲剧。


珍妮的“宿命通”功能不过是把在一个特定的比人类空间快的时间内已经完成的事情反映到我们的这个时空来,所以不是罗伯特·肯尼迪选择了去死,而是他在另一时空中已经死了,而我们人的这个空间不过还没有到时间。


这个死亡命运可不可以改变?这个问题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简单一句话,他本人没有这种力量,除非有比置他于死地的那种超自然的力量更强大的力量。不过,这种安排也不会是偶然的,所以更强大的力量一般不会干涉。


小锦具有“宿命通”功能


因为江苏省新沂市北沟镇的9岁小姑娘小锦的新闻,本文才引述那些在美国发生过的事情。这样的奇闻全世界都有,都是经历史见证过的。


香港文汇报报导说,妈妈把小锦当成“摇钱树”,以前小锦帮人看胎儿性别,一箱牛奶就可以了,但现在知道的人多了,一天要看几十人,妈妈负责收钱,有时一天能赚上千元。


怎么能说“女童家人趁机利用民众迷信心理大赚一笔”钱呢?小锦帮人看能不能生、什么时候生,生的是男是女,是被见证过的。不灵的话,近日警察、计生办和镇政府一齐出动,严查不许进行“鼓吹迷信的骗钱活动”,小锦家门外不会还是不断有人来敲门。至于说,刚开始收牛奶,现在收钱也没有什么不对,一个人去找她看,给一箱牛奶可以喝好几天,现在每天几十人去看,每天收几十箱牛奶就是洗澡都用不了啊,再说“三鹿”毒奶事件一出,现在白送也不敢喝,也没人敢送啊,喝坏了小锦,谁帮她们忙呢?

如何看历史文章

回复 ‘1’返回1-5期;回复‘2’返回6-10期;。。。依次类推!

同步微博:http://t.qq.com/ccwh2014


热文Top5!!!

No1:易中天颠覆中国历史观 (150期 回复 30收看)

No2:蒋介石从大陆不光带走黄金,还带走了他们(150期 回复 30收看)

No3:那些为人熟知的名言其实是有后半句的!( 152期 回复31收看)

No5:牛郎织女不为人知的故事( 144期 回复 29收看)

No5:“8341”部队番号的传说 (139期 回复 28收看)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