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兼任央行党委书记——中国金融业为何再次选择了他?

商业周刊中文版2018-05-15 03:41:55


据证券时报消息,3月26日下午,央行内部召开会议,正式宣布由易纲担任央行行长、党委副书记,郭树清担任央行党委书记、副行长。从内部分工看,易纲负责央行的全面工作,郭树清负责党委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国人民银行实行行长负责制。行长领导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副行长协助行长工作。


此前,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近日召开干部大会,党委书记郭树清代表新组建的党委班子作了表态发言。履新的郭树清踏上了再啃防范金融风险、加强金融业协调监管“硬骨头”的新征程。


3月21日,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在原中国银监会和原中国保监会部分干部参加的会议上宣布,原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出任新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任党委书记、主席。


除“拆弹能手”外,郭树清还被媒体称为“郭旋风”,起因是他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平均7天发布一则新政,重大政策“周五见”。这样的风格也延续至他任银监会主席期间。


在不少熟识郭树清的人看来,开阔的大局观、扎实的经济学功底、独立的思考精神是郭树清能抓住主要矛盾、直击要害的关键所在。1984年至今,郭树清笔耕不辍,发表研究论文、文章300余篇,两获中国经济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2010年11月,以吴敬琏、周小川、郭树清等作为主要贡献人的“整体改革理论”获得第三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这一理论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最具代表性的经济理论之一。


2018年年初,郭树清在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强调,清理规范金融控股公司,有序处置高风险银行业机构;深化银行业改革的重点是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积极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现代银行制度,把党的领导嵌入公司治理结构之中。


根据时间线,我们揉合整理了郭树清的从业经历。在其中的“番外篇”中,嵌进了本刊前主编于江在郭树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的时评。接下来,让我们且行、且读、且观之,深刻理解郭氏这本书写于改革与发展的时代巨著。

《当代金融家》:中国股市为何选择郭树清

文 / 于江


2011年11月,“郭树清”成了热门关键词。他突然离开建行,随之扛起资本市场帅旗,并闪电般出手,对体制机制改革痛下狠刀。面对郭树清的有备而来,网上沸腾了,纷纷历数郭树清履新证监会主席的优势,却忽略了他是中国最年轻的改革开放顶层设计全程参与者之一。郭树清曾参加过著名的巴山轮会议,时年仅29岁,身为社科院研究生。


巴山轮会议召开的背景,是1984年中国遭遇史上最严重的通货膨胀,而传统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和计划经济手段,对此束手无策。当时的国务院领导,并没有终止改革,而是批准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世界银行共同召开了“宏观经济管理国际讨论会”,会址选在从重庆驶往武汉的“巴山轮号”江轮上,1985年9月2日乣7日,与会政府官员和中外专家共30多人。


巴山轮会议的主要任务,是为陷入困境的中国市场化改革寻找方向。多年后,郭树清回忆道,巴山轮会议至少在三方面明确了改革方向:第一,明确改革的目标模式为宏观管理下的市场协调;第二,明确改革在中国过渡方式为一个渐进过程,但也必须是一个整体推进的过程;第三,明确改革过程中必须保持强有力的宏观调控,重点是防止通货膨胀。


“是先改革,还是先治理?”这是巴山轮会议的中心话题,也是20年来证券市场挥之不去的最大困惑。迥然不同的是,巴山轮会议时,郭树清还只能算是顶级高尔夫赛场上的球童;而如今,他已经是顶级大赛的顶级赛手。


郭树清就任证监会主席伊始,是否有过一次“类巴山轮会议”,不得而知。但是,他上任仅20天,证监会就直逼证券市场20年顽疾,推出六项改革措施,惊煞市场。这六项措施包括:推进债券市场互联建设、推进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推出创业板退市制度和再融资制度、打击内幕交易、提高信息披露质量和清理各类交易所。


与之前历任主席相比,做过上市银行董事长,是郭树清最重要特征;遍尝市场参与者的酸甜苦辣,也有过切肤之痛。如果说,以往证监会主席就像是政府的代理人,郭树清却被突然壮大的“粉丝”定义为市场参与者“经纪人”,可以代表他们的利益诉求。


然而,郭树清的独特履历决定了他的角色多元—全程参与了中国改革开放的顶层设计,还成功游走于宏观管理的最重要岗位。这样的个人机缘,只属于1960年代之前出生的少数人,1960年代生人,无论多么优秀都与此无缘。那是一段无法复制的历史—急需市场化设计人才,但又处于绝对空白期。正因为有了如此稀罕的“全程设计和全程参与”,才赋予郭树清入主证监会更深层的意义。


证券市场理应是市场经济发展较高阶段的产物,但中国不是。中国证券市场诞生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前期,演变为市场经济发展初级阶段的产物。这看似有悖于正常发展逻辑,市场几乎建在危卵之上,布满制度漏洞。然而,这却是中国的必然发展路径。当中国尚未发行第一只股票时,海外成熟市场已经频发“金融大爆炸”,进入了金融衍生产品时代。中国推开门窗虽晚,但也被大洋彼岸的美景深深打动。


证券市场的前10年,中国在条件不成熟时抢到了发展先机,但也不断累积制度欠债。“既然出来混,日后总要还”。第二个10年,市场进入了制度债偿还阶段。如我们所见所痛,制度还债与投资效应,不可能双赢,命中注定要坐跷跷板。历任证监会主席都因此有所建树,更有所无奈。


到了郭树清时代,证监会不再有退路。金融市场化最后一公里,资本市场成为改革的中心。扛帅旗者,要懂宏观经济也懂地方经济,懂货币政策也懂外汇管理,懂银行经营也懂资本市场。最后,选择了坐过“巴山轮”的郭树清。


来源:当代金融家(bankershr)编辑:张烁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区块链网约车变局AI量体制衣

李嘉诚"美味"谢霆锋占星与商机

李敖逝世2018去哪里最佳商学院调查

全息投影吉利携手戴姆桑达尔·皮查伊

专访HBO首席执行官硅谷金融危机催债骗局

......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