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讲欧洲 | 炫富拼调料!中世纪求婚不送钻戒送胡椒

中信出版集团2018-04-15 21:17:37


多久没有听听小故事了?

胡椒的故事


我是一粒胡椒。我来讲我的故事。 东方人认为我来自神秘的西方,西方人认为我来自神秘的东方。


我到底来自何处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我的气息,我的能量和社会地位。在中世纪甚至更早之前的西方世界,我比黄金更为昂贵。

阿嚏!

一个喷嚏打到公元前3000年的古埃及。


一张写满神秘咒语的纸草卷被干燥温热的风吹落。忽明忽灭的光线,虔诚悲悯的吟诵,一场木乃伊制作的神秘仪式正在进行中。厚重的空气弥漫着蜂蜡松油与树脂的气息。但是,更浓烈的,是胡椒的辛辣味道。大胆又灵巧的工匠将尊贵的长老摊平,然后仔细地层层叠叠地夹满胡椒,打包腌好。胡椒用量越多证明身份越是尊贵。是为了防腐,还是割舍不掉我的气息,谁又说得准呢?


阿嚏!阿嚏!

两个喷嚏打到公元五世纪的西罗马城。


天昏地暗,马蹄凌乱,冷兵器激烈碰撞的巨大声响和金属铠甲的阵阵摩擦淹没了骑士们愤怒厚重的低吼。西罗马城被哥特人重重包围。食物与水的补给路径被切断,哥特的骑士们分分钟长驱直入攻破城墙,整座西罗马城池的居民能否看到明天的太阳都成了未知数。


“胡椒!胡椒!”哥特骑士们熬红了眼,低吼渐渐变得厚重而整齐:“胡椒!胡椒!胡椒!胡椒!”


哥特人撤兵解围的条件,是西罗马人交出整整一吨的胡椒。


用一吨胡椒来交换一城人的性命,难怪一向亲民爱民的罗马城主犹豫再犹豫。国王含着泪低下头,深深地闻着紧紧攥在手心中的一粒胡椒。


阿嚏!阿嚏!阿嚏!

三个喷嚏打到中世纪的法兰西王朝。


燕舞莺歌,一场属于上流社会的社交晚宴正在进行。淑女们伴着音乐旋转翩翩,她们的礼服繁复精美,内行人扫一眼就能判断出是哪位巧手裁缝的作品,在烛火下熠熠闪耀的还有她们价值连城的耳坠与项链,多彩宝石的筛选和巧夺天工的镶嵌比她们的脸更明媚而醉人。突然,空气突然凝固,音乐停了。所有人屏住呼吸,向前方的旋转楼梯投去注目礼。



这是专属于女主人的亮相时间。


刹那间,整场宴会的场景都被切成灰白色,就连珠宝和华服都暗淡到失焦。因为所有人都能看到,在女主人白若晨曦的耳畔,挂着一粒“黑色黄金”——胡椒。


宴会结束。女主人回到香闺沐浴更衣。


她小心翼翼地摘下帮她再赢一城的胡椒耳串,郑重地将胡椒装在一件异域香囊中,里面还有研磨好的生姜、鼠尾草等性热香料。按照西欧人的观点,情欲功能障碍是由体液失衡因为,而以胡椒为翘楚的性热香料是非常有效的催情药物。女主人手捧香囊,深吸了一口气。

咯吱,门响了,男主人回来了。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

男主人过敏了……



欧洲人热爱的胡椒,最早通过印度洋海上航线从印度运往波斯湾沿岸或转运至红海,经阿拉伯半岛后,换骆驼商队,一部分前往黎凡特,一部分抵达开罗,然后从那里经尼罗河前往亚历山大港,转交给地中海商人,层层关卡令胡椒的价格层层提高。卖胡椒的商人从中获利颇丰。


然而,到15世纪中叶,贸易形势发生巨大变化,传统的贸易商道被阻断,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崛起,东西方贸易形势发生巨大变化,刺激了欧洲人开辟了新航路的野心。



欧洲人迫切渴望摆脱伊斯兰世界的控制,在对东方财富的无尽欲望推动下, 一批具有冒险精神的航海家跃跃欲试,轰轰烈烈的大航海壮举从这里扬帆起航。本图显示的是四位大航海家:麦哲伦、达伽马、迪亚士和哥伦布的航海路线图。



开辟新航路不仅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浩大工程,它首先是个技术活,这其中涉及造船技术,比如从三桅帆船进化到四桅帆船,提高风力利用效率和航行速度;涉及航海图绘制技术,它反映出欧洲人对世界的想象和认知;还涉及星盘、指南针等测量仪器的应用,这是科学丈量未知世界的必备手段。



15世纪与16世纪欧洲海员的航行对世界历史有着深刻的影响。1492年,为西班牙王室服务的意大利人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穿越大西洋,前往西印度群岛。在这之后30年里,欧洲海员还绕过好望角,开辟了前往印度的航线,并进行了环球航行。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成功的秘诀在于三桅与四桅帆船的进化,以及地中海与北欧地区高潮的船只建造技术,再加上星盘、六分仪和磁性罗盘等航海仪器的应用。


如果想让航行能够有规律可循,航海家就必须能判定他们所处的纬度——也就是他们在南北方向上距离赤道的距离。这涉及测量正午太阳(夜晚则是特定的星星)与地平线间的俯角。这种测量需要的仪器就是六分仪。


——《征服海洋:探险、战争、贸易的4000年航海史》

黑格尔说:“只有在天黑以后,密涅瓦(罗马智慧之神)的猫头鹰才会起飞。”他的意思是,只有到历史进程快结束时我们才会明白历史的全部意义。欧洲的经济文化在世界占主导地位有很长时间。


现在我们回头去看这段历史,才更清楚地明白葡萄牙航海探险的意义。它标志着欧洲向世界扩张的开始:建立大片政治殖民地,实施经济渗透,把世界变为欧洲的经济腹地,推崇基督教帝国主义,让欧洲文化凌驾于整个世界之上。这种扩张开启了世界历史的欧洲时代。

——《现代欧洲史 01:早期现代欧洲的建立》



小岛的故事


我是一座小岛。我来讲我的故事。


如果你正对着一个精巧的地球仪,请拿好你的放大镜,在欧洲西南部伊比利亚半岛以南,非洲西北方向的城市卡萨布兰卡以西,穿越644公里的海面,好,就是这里,发现这里有一个小点了吗?这就是我。


1419年,一艘小船被大浪卷到了浅滩上,一位疲惫的葡萄牙水手挣扎着从小船里爬出来。郁郁葱葱的小岛在他原本模糊的视线里渐渐清晰,他以为这里就是天堂。


水手兴奋极了,因为我为他提供了充沛的淡水,救了他的命。他在岛上茂密的森林里穿梭,沿着海岸线又蹦又跳,还给了我一个大名‘伊利亚达马德拉’,好吧,我觉得还是小名更好记,叫‘森林之岛’。我的动物朋友们和我一起,见证了第一位人类不请自来的登岛。只是那时候的我们还不知道,意外闯入的航行者改变了我的命运,就像会改变无数岛屿、大陆、和这个星球的命运一样。


三十年后,第二艘船向我缓缓靠近。


这艘船比第一艘宏伟太多了,远远地看就像倒立着的巨大的梯形木屋。喊着号子的水手掉转船舷,落下厚重的帆,来自葡萄牙的种植园主们一边聊着天一边走下船。


他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他们计划占领我,待森林植被被砍伐和烧荒之后,小岛将变成一座甘蔗种植园。整个欧洲贵族都在为绵软的,亮晶晶的白色颗粒疯狂。在种植园主的眼中,甘蔗是饱含甜甜糖汁的原材料,更是珍贵的奢侈品。而森林、植被和我的动物朋友们,都是财富的绊脚石。一夜间,参天大树连棵倒下,黑烟四起,动物朋友们四处逃窜。我忍着巨大的疼痛见证这一切。而此时,意大利资本家和他们的夫人还在急切的等待白色柔软的砂糖跟着帆船驶回。


甘蔗的加工周期只有短短的48小时,争分多秒才能最大程度上的产出白糖,种植园主们虽然用了全力督促着工人,依然又成堆成堆的甘蔗在堆砌中失去新鲜,腐烂霉变……


几年之后,第三、第四艘船陆续靠岸。


疲惫不堪的小岛挑眼看着仿佛钢铁巨人般的货轮,一批一批的黑人奴隶被押解下船。有了大量廉价的劳动力,我成了茫茫大洋中一个开足马力的蔗糖生产工间,一个原始的工厂。轮碾机作坊变成了双滚压机,小规模生产变成大规模的分工奴隶劳动,一艘艘奴隶船陆续驶来,他们分工劳动,被奴役,伤亡,草草埋葬在因为甘蔗失去肥力的土壤里。


最后这里的一切变成了一船一船的蔗糖,像白色黄金一样流向欧洲的宫廷。繁荣落幕,崩溃登场。16世纪30年代,因为我的树木都被砍光了。生产戛然而止,欧洲的富人吃掉了蔗糖,而蔗糖吃掉了一座岛屿。


我已经无力在睁开双眼。

冥冥间我听到海船离岸的汽笛声。

渐行渐远,我明了此生再无访客。


哥伦布到达美洲地区之后,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法等老牌殖民国家开始对外进行海外探险,大概在百年之内,南美、非洲、亚洲的大部分地区成为欧洲世界的殖民地。


本图描绘的是小岛上黑人奴隶收割甘蔗的场景。种植园主们利用廉价劳动力开启资本主义的机器,从殖民地区大量获利的同时,也给当地带来沉重打击。



贩奴船“维基兰特”号,甲板之下塞满了从非洲掳来的黑人奴隶,他们被运往远在彼岸的美洲,那里的种植园主需要大量劳动力种植甘蔗或者采掘矿产资源。贩卖黑奴的船只拥挤、肮脏,许多奴隶活不到行程终点。


在长达3个世纪的大西洋奴隶贸易中,欧洲各国贩卖的奴隶高达1100万,由此带来的大量收入构成了资产阶级进行原始积累的重要手段。


在更细致地分析蔗糖和这个海岛的故事之前,我们需要解释一下,我们为什么认为分析边疆很重要。当我们想象资本主义的蔓延速度时,涌现到我们眼前的图像往往就是小行星撞击或者疾病蔓延的惨烈景象,始于地面或者患者,接着转移到整个星球。


资本主义边疆所需要的科幻大片则更加复杂尖端。如果说资本主义是一种疾病,那么这种疾病就是吃掉你身上肉的那种疾病,吃完你的肉之后,再将你的骨头卖出去换取肥料从中获利,接着用那笔利润投资种植甘蔗,再接下来,将收割的甘蔗卖给花钱参观你墓碑的游客。


边疆是行使权力的地方(不仅仅是经济权力)。通过边疆,列强和帝国使用暴力、文化和知识调动自然,然而成本却很低。正是这种成本的降低,才凸显边疆对于现代历史的重要性,才使得资本主义扩张市场成为可能。

——《廉价的代价:资本主义、自然与星球未来》



福利


前两期『年讲欧洲』收到读者们的积极回馈。为感谢越来越多的社科爱好者加入我们的阵营,『年讲欧洲』策划团队再次争取到更大力度的图书折扣回馈读者。


本期『年讲』,折上折再折!


如果你是省钱高手

折扣+领券+满减

最低至4.8折的专属福利

等你把好书抱回家!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购买详情

-End-

编辑:李墨洋 刘叶乔 2018.3.29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中信出版集团」微信公众号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Copyright © 古代算命解命交流组@2017